<
河北省彩票20选5 > 穿越小说 > 工业造大明 > 章节目录 三百四十五收为干女儿
    钞库街听上去很有钱的样子,可这里却是一个娼门的集中地,这里的人可谓是真的苦。当然在这个时代就没有不苦的,王晨完全可以理解这个。北方的人可能还不如这些娼门,卢象升并不同情这里的人。好歹他们还活着,可北方的人现在就已死了很多。总之日子不会很好过的,这一点他还是理解的。

    寇白门回来了,虽然说她日子过的还不错了,可也不能从这里搬出去住。毕竟娼门就是她的身份,在古代身份有着严重的限制??梢钥吹秸饫锖芏嗯硕荚诿β?,不时有小斯运出来洗好缝补好的衣服出来??梢钥吹贸隼?,里面穷苦人家就靠着缝缝补补过日子呢。

    “老爷子前面就是我家了……”寇白门在小轿子里面探出头,卢象升却是在一边走着。她是女儿家自当坐轿,卢象升对于这个东西也不在意。

    前面有一处住宅还算不错的庭院,小丫鬟上前敲门里面就有一个小丫鬟打开了门??吹贸隼丛鹤硬凰闶呛艽?,里面也只有刚才开门的小丫鬟。一个看上去三十来岁的妇人正在院子里面做工,那锦袍看上去还挺新的……

    “媚儿怎么这么快回来了?”妇人带着微笑,看得出来眼神之中的喜欢和苦涩。生活让她们经历了苦难,她们是何等的无辜却是世代娼门。当年靖难之役,她们或许就是那些无辜的遭殃者世代居住在此永远不得翻身。

    那一幕苦笑不知道为何就触动了卢象升,在那肮脏的环境之中,还能开出这么一朵美丽的花?难怪王晨取消了世代娼门,也取消了青楼这种东西。面对这个问题王晨的态度何等的坚决,以至于没有人敢反对。

    眨眼妇人人又看到了卢象升,站在一侧的卢象升无论是穿着还是气质都格外的强势,那妇人连忙说道:“这位大人是……”她活到了现在早就不是那无知的小女,卢象升那久居高位的气势,就让她明白这不是一个普通的人。

    卢象升扫了一眼说道:“今日在菁华园偶遇小女,闲聊之中发现小女与我那夭折的长女颇为想象。老夫想要收她作为义女,不知道夫人是何意?”如果是以前的卢象升,恐怕直接就带她们全家人走了。区区一个娼女之后,凭什么和他卢象升这么说话了?可是王晨在面对那些纺织工的女工,都能寒虚问暖,甚至还能听她们说很多的话。那态度不得不说很好,无论是上到皇后还是下到青楼女子,在态度上卢象升要学习的很多。

    那陈氏愣了许久,暂且不说真的假的,如果是真的岂不是意味着她们寇家要脱离了娼门。这一年寇白门十六岁,肤若凝脂发如墨,难道在这一刻她的人生轨迹就要转变了吗?她虽然单纯可也明白脱离娼门意味着什么,小女子到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脱离娼门……

    “老爷子……”寇白门一瞬间哽咽了,这秦淮不知道有多少家人多少女子期盼着有一天,可以脱离娼门??墒钦庵质虑樗党鋈ゼ虻?,真的脱离的时候那可是相当的难??梢运得挥泄僭钡拿?,根本就不可能。这个官员的位置还不能低,一入娼门深似海世代为娼难转身。这绝对不是说笑的,如果能脱离这个身份无论什么代价她们都愿意。

    陈氏也有点傻眼,脱离娼门多么遥远的一个代名词?这个大人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那说话的语气绝对没有问题。两个人都愣在原地,甚至说刚才开门的小丫鬟也愣住了??烧飧鍪焙蛞蝗喝舜油饷孀吡私?,带头的一个人似乎管家打扮……

    “陈氏……朱老爷送来贺礼,晚上邀请寇小姐前去赴宴……”带头的是一个管家模样的人,不过随后他就看到了卢象升,一皱眉却是问道:“你是何人?”这寇白门却是他家老爷看上去了,之前见过几次却是准备邀请,甚至都打算给她们脱离娼门娶走。

    卢象升扫了一眼他淡淡的说道:“老夫是何人干你何事?这寇家老夫却是要救下了,至于你那什么宴会不去了?!彼底排ね房戳斯?,此刻他那里还有一点老爷子的形象,强大的气场那个卢阎王又回来了。

    那管家一哆嗦却是声色俱厉的说道:“我可是保国公府上的,我家老爷看上了寇小姐?!?br />
    卢象升冷笑说道:“什么保国公不知道,你们老爷叫什么名字?”这个爵位在之前真的没有,这么一个名字听着就恼火。

    那管家连忙说道:“我老爷朱国弼可是当今天子册封的保国公,到时候我家老爷怪罪下来你可吃不了兜着走?”朱国弼也就是拥立朱由菘上位的人,算是出过一部分力吧?可是这个南明王晨根本不看好,甚至断言一年多就会结束。他的册封还不如崇祯的册封值钱,一群杂七杂八的人扶持起来的傀儡也是皇帝吗?

    崇祯最起码想要杀那个大臣,当真是一声令下,对于军队也有一定的掌握权力??墒呛牍庹ㄕ飧鲋煊奢坑惺裁?,如果他能有点觉悟和大志向也不是不行??墒亲源铀衔恢?,忙着最多的是挑选妃子?这让些消息根本不用打听,随便去热闹的地方,就能知道皇帝选妃的消息。这让卢象升有种绝望,也是听的多了才有了后面到一边郁闷才碰到了寇白门。

    “朱国弼……哈哈,让他来见我,老夫一??沉怂??!甭笊饷匆坏裳?,当真是杀气大盛。他本来就是纵横沙场的将军,也就是跟着王晨这一年才休养生息了。死在他手中的流寇可是非常之多,更何况建奴也不算少数。

    “你……你给我等着?!笨醋怕笊肀叩牧礁龌の滥柯缎坠?,别看他们四个人怕是要被这两个人打死。听着老爷子的话,怕是他家老爷当今天子身边的红人到了这里,这老爷子也敢一剑杀了?当今天下还有这等人物,除了那马士英、史可法等人,还有谁敢说出来这种话?恐怕就算是上面那两个人,也不敢说这种话?总之他想不到这老头的身份,这让他害怕直下扔了一句狠话就离开了。

    卢象升瞪了一眼说道:“你们收拾下东西,跟着老夫离开这里?!甭笊墒谴帕罘?,当然这东西在这里或许还能用,在王晨那里就不好用了。尚方剑、皇帝御赐的各种物件他都留着,在南明这里说不定还有用。

    那陈氏犹豫了一下立刻说道:“大人……这小丫的家人就她们母女俩人了,恳求大人……”说完她拉着那小女孩就跪在了卢象升面前,还有那寇白门也走了过来跪在前面。

    卢象升连忙扶起二人说道:“你们收拾一下金银细软现在就跟我走,免得那老东西率先告状,待回去之后自然可以安然无事?!痹谡饫锉鹑擞斜?,王晨他们自然不行??峙伦约焊醭咳橇舜舐榉?,不过如果走的快应该不要紧。

    那小丫年纪还小,却也明白脱离了娼门意味着什么:“谢谢老爷……”说着就要磕头。

    卢象升拽起来她们说道:“现在回去准备,一盏茶的时间就要完毕?!彼底怕笊驼驹诿趴谌サ?,自己给王晨惹事了?不过反正他不考虑后果,一切自然有王晨考虑。大不了杀出去,长沙过来的船只如果全速前行最多一日就到了。卢象升觉得自己放肆了,可他就是直脾气。

    很快陈氏还有另外一个妇女带着小丫走了过来,寇白门也带着她的小丫鬟走了过来。卢象升点了点头说道:“走吧……”走出去自然会有这里的小吏拦截,这么一群娼妓出去自然要注意一下。

    卢象升冷哼一声,袖口里面露出一截象白牙的朝板。这东西就是官员上朝奏事时候的重要器具,具有记事实用和体现等级礼仪的双中功能。象牙也代表着五品以上,可卢象升这个更加的精致看了一眼这几个小吏差点吓跪了。当朝一品大员,这是要死吗?这种人物怎么亲自来这种地方,腿一软几个小吏就跪在地上了。

    这下跟在卢象升后面的寇白门等人心中一喜,在怎么单纯也知道这是个大人物了。这些人连品级都不入,可是多少都有些关系??梢运滴迤芬韵碌墓僭?,在这里说话都不见得好用??墒窍衷谥苯酉诺耐热?,想来肯定是大员了。

    卢象升冷哼一声:“老夫今日不以官身出来,万不可暴露了老夫的身份,不然秋后算账。那朱国弼要来,你们就告诉他老夫的品级,回头老夫在收拾他?!崩浜咭簧纷隽顺鋈?,几个小吏根本不敢拦着。这么一个身份的人,对于他们而言就是天。

    看着卢象升走远了,那小吏才腿软的爬了起来:“老天……差点吓死我了?!币黄反笤闭馐且潘浪??虽然他不认识那人是谁,可不代表他不认识上朝的象白牙朝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