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学诚法师:心中没有是非 不等于是非不分 2019-07-23
  • 《侏罗纪世界2》《泄密者》今日上映 2019-07-23
  • 陕西首家省级主流茶媒体 2019-07-21
  • 第44届G7峰会在加拿大魁北克不欢而散,付出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达成一份共同性少得可怜的联合声明,本以为最起码保住西方自由世界的一些脸面。不料,文件墨迹未干,特朗普 2019-07-2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7-20
  • 人物丨申加升:2年26次夺冠 95后越野小将的冠军之路 2019-07-20
  • “黑洞”边缘的冥思者 2019-07-13
  • 一带一路网盟官方网站 2019-07-02
  • 《〈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纪念邮资信封》发行 2019-06-14
  • 人民日报人民时评:让安全生产理念成为基本共识 2019-05-23
  • 提线木偶走进高校 让非遗文化在大西安“活”起来 2019-05-07
  • 赵建平当选晋中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5-07
  • 为什么蚊子总喜欢亲你?招蚊子体质大揭秘 2019-04-20
  • 你所说的时候正是四两酒半仙处于姑娘的时候。四两酒半仙说,她俩当年一人一餐饭就要吃一斤半米,你说这亩产够四两酒半仙一年吃吗??[微笑] 2019-04-18
  • 吴燕生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9-04-18
  • 河北省彩票20选5 > 都市小说 > 驯兽(上)(完) > 《驯兽(上)(完)》 35 「我知道你会来……所以我来了?!?
        第十章  校服派对

        晨光自窗棂洒在白绸的睡床上,日光碰巧落在清丽的睡颜上,藕臂搂紧怀中的那头粉色熊娃娃,躺卧在睡床上的漂亮女生蹭了蹭熊娃娃软身的头,便把小脸深埋柔软的布料去,与扰人清梦的晨光隔离。

        「吱——吱——」床头传来细微的震动声,被冷落在枕头旁边的流动电话极尽其责任,一次又一次震动着,经过多番努力,终於换得主人的注意,可是主人还处於昏睡状态,未从睡梦中醒过来,只是秀眉蹙了蹙,伸出一条光滑的手臂,往声音来源探去,摸出流动电话。她美目依旧紧合,纤指摸上通话键後,便把流动电话凑到耳边?!肝埂?br />
        女生只不过一个含糊的音节而已,电话彼端的人像是发现了什麽惊天动地的事般激动万分?!感∶?!你终於接电话了!」

        是一把清脆的女性嗓音。

        彼端的人声音混了些许杂声,听来像是身处於市集般嘈杂。脑袋混沌一片,她没理会对方是谁,也没去忖度对方是谁,只是软着嗓虚应?!膏??」

        「小玫,你现在在哪里?」彼端的人问道,语带焦急。

        「在家噜……」蓝小玫回应得有点迟缓,而且嗓音略为含糊了些许,慵懒意味十足。

        「在家?!」彼端的人重复她的话,不过是用极度震惊的口吻,然後声音离远了她耳边,不过她还是听见对方跟别的人在说什麽话?!杆邓诩摇?br />
        「怎会这样子的?」跟她说话的人换了是另一个人,不过都是女生。

        「那个,小玫你不来校服派对吗?」说话的人声音温和,却有能力吓得蓝小玫睡意全失,马上清醒过来。

        「呃……」蓝小玫挫败的呻吟,一头撞上熊娃娃软绵绵的头?!负鼙?,我睡过头了……」

        「小玫,要是你来不到的话,那就别勉强自己啦……」

        电话彼端又换了个人?!付阅?,昨天的生日派对持续了大半天,小玫你应该都很累了,今天就休息一下,不用勉强……」

        耳闻对方非但没责备她,或是为难她,反而处处替她设想,听得蓝小玫有一咪咪的内疚。

        「我现在马上起来了,可能会晚一点才回到学校,不好意思……」

        「不打紧,小玫你肯来就好了!咱们会等你来的——」

        合上流动电话後,她长叹了口气,额轻抵着熊娃娃的头,唇儿轻轻吐了个字?!咐А?br />
        黑灵灵的眼儿微抬,就着眼梢余光,她瞥见那头置放在床尾那头头斜顶着一顶黑色小高帽,颈脖间系了同色蝴蝶领结的巨型粉色熊娃娃。

        自床上半坐起身,她单臂捞抱着怀中的粉色熊娃娃,空出来的纤手抚过床尾那头熊娃娃那张看似有点发福的圆脸,思绪浸淫在昨天的记忆里去。

        「我……已经不再喜欢它了?!顾?。

        「不过我会继续送的……」他说。

        「我以前曾承诺过……每年你的生日,我都会送你的?!顾?。

        那时,她的眼睛看不见其他人,唯能瞧见的就只有那两泓熟悉的墨色深潭;而她的耳朵也听不见周遭的吵杂声,唯能听见的就只有那把她这生最熟悉不过的沉厚嗓音。

        「……」秋水双瞳瞅着熊娃娃的又圆又大的眼睛,她低婉问:「知道麽?」

        「我啊……」指尖轻轻滑过熊娃娃脸上那个猫咪般的笑容,她的脸主动凑近了熊娃娃的几分,她语音顿了一顿才接续,这回声音极轻极细,细微得就连她自己都几乎听不见自己在说什麽。

        「真是很讨厌、很讨厌你……」话说到最後,尾音含糊的消失在那突然的吻上。

        其实昨天,她曾有这麽的一瞬,天真的以为时光倒流,回到他们高二那年。

        ※        ※        ※

        徐缓地走近置在卧室角落处的衣柜,素手打开衣柜,里头挂满了流行服装,她翻找了一会,便找到一件洗得洁白,而且烫得笔挺的高中校服……

        白净的衬衣、酒红色的蝴蝶领结与及同色格子膝上裙……

        半掏出该套校服,一双杏眸盯着校服直瞧,一直瞧、一直瞧……然後,她的思绪停顿了。

        ※        ※        ※

        还没踏入门槛,光是透过两扇玻璃门,便可瞧见里头正在举行派对,场内热闹非常,放眼过去,尽是一批批穿着不同款式的高中制服的年轻男女,那儿是T大地下四楼休息室,昨天为她办过生日的地方,现下正举行校服派对。

        校服派对,顾名思义是派对以校服为主题,故此所有到场的来宾都得穿上校服进场。这次的校服派对是由计算机科学系学生会所筹办,到场的全部都是该系的学生,大多数学生主动参与是次活动,当然也有一小撮人是收到邀请到场,而她则是後者。

        稍稍收敛心神,她挽着黑柒皮手挽袋,推门入内。

        门方被推开,嘈杂的人声跟音乐声便自里头传出。

        一双秀气的柳眉微蹙了下,她继续往场的中心走去,这类型的派对,她不是未曾参与过,参与的次数也有不少。

        可是……

        这次,她不想到来。

        真的,一点也不想。

        她曾经婉拒了好几次,但是对方诚意拳拳的,教她狠不下心肠一再推辞,唯有答应。

        毕竟对方说只要意思意思便可以了……

        只要意思意思便可以了……

        胸口蓦然一紧,素手不自觉探上心口,抓紧那菲薄的衣料。

        既然如此,那为什麽……

        为什麽……

        为什麽她还要……

        闪电般的零碎画面在脑际一一掠过,她的卧室、打开了的衣柜、置在柜门上的那面连身镜……

        喧哗的声音乍起,诧异的眸光纷纷投到她的身上,可她一概充耳不闻、视若无睹,只是单凭着与生俱来的女性直觉,一昧往前走着、走着……彷佛前方那处有股引力在领导她走去那般。

        「小玫?」

        「那个是小玫吗?!」

        「哇——难以置信咧——」

        那时,她执起一边的长发,如平日那般,垂眸单凭感觉运使十指梳理着,梳着、梳着……梳了一会,一抹灵光在脑中掠过,她猛然停下了动作,双手无力垂到腰侧,直觉往柜门的连身镜看去,这一瞧,教她呆呆地怔住。

        连身镜上映出了一名穿着整齐高中制服的女生,她穿着洁白的女装衬衣、酒红色格子膝上裙,领口上系有同色蝴蝶结,左边的鬈发披散在前,可是右边的发的上半部份却已被束成辫子,并因失去了两手的支持而垂落至胸口处……

        她颤着手,指腹轻触镜子里的女生那张不施半点脂粉的白皙脸颊……

        那是她。

        从前的她。

        下一刻,那一直埋藏於心底深处的记忆被翻了出来。

        明明身处嘈杂的地方,但她的耳朵却听不见任何吵闹的声音,唯能听见的就只有贸然自脑际响起,状似是回音般,那把带磁的男性嗓音。

        「生日快乐?!?br />
        她闻声回身,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件皱得像是没熨过的白衬衣,心一跳,眼睛直觉往上看去,便如预期般瞧见他背光的容颜,触及那彷能摄人心魄的眸光。

        「谢谢?!顾故仔樯佬?,不一会,抬眼望着他,满心期待他的下一步动作,等他送她礼物,可是盼了又盼,还是盼不到他有下一步动作……

        说不定,他不打算送她礼物……

        说不定,他是刚才才记起今天是她的生日……

        说不定……

        顷刻间,五花八门的负面想法及情绪登时充塞她一颗小脑袋,蜂拥的蚀人落寞感罩上心头。

        而这时,他的嗓音再度响起,扯回她飘远的思绪?!冈貅崃??」

        垂眸,她稍为调整心绪才抬眼重新看着他,紧瞅那双深黑的淡眸好一会,天真的期望他能理解她的心情,可他却一副什麽都没察觉到的无辜样子,看得她胸口一闷。

        暗地里咬咬牙,她张唇欲语,可是嘴巴却很不争气,试了好几回才能勉强吐出两个字,而且声音极轻,没半点力度可言。

        「那个……」

        你没有为我准备礼物吗?这问题她想问,可是话来到唇际却开不了口。

        「还是……没什麽了?!?br />
        放任自个儿的心情坠入谷底里去。

        「是嘛……」他蓦然凑近,原已特大号的俊颜在她眼前放大,额头紧抵着她的,薄唇靠得极近,就在她的上唇上方,只要他倾前一点就能碰上她的。

        心想他又像平日那般吻下来,几乎是在下一秒,她已经主动阖上双眸,等着即将落下的吻。

        然後,一声极轻、几不可闻的笑声在寂静的空气中乍响,她心里一突,可是她不加理会,仍然紧闭着眼睛,乖巧的等着,然後她如预想般被吻了,可是吻她的并不是她所熟悉的热唇,而是毛茸茸般的触感……

        她如受惊般睁开双眸,结果她对上了一双圆溜溜的黑色大眼睛。

        「诶?」

        刹那间,她呆住了,一时间反应不来,维持着跟那熊娃娃接吻的滑稽动作。

        那是她所喜爱的熊娃娃的眼睛。

        他把熊娃娃拿下来递给她,看着眼前那头模样可爱非常的熊娃娃,她茫然的伸手接过那头体型巨大的熊娃娃,她真切地感受得到那沉甸甸的重量,证实怀中那熊娃娃是真实存在,而不是虚幻?!刚馐恰?br />
        冷峻的容颜忽地欺至,黑眸深睇着她,唇畔勾起淡淡的弯弧,他笑了笑,轻声细语:「就是礼物啊,生日怎会没礼物?」

        一股暖流注入心坎里。

        「这……那个,你刚刚是故意的麽?」她虚问,眼睫半垂,细细吸纳着,有他气息的空气。

        「喜欢吗?」他并没回答她的提问,薄唇牵出一个好看半弧,带茧的拇指轻轻在她下唇一滑。

        杏眸垂下又抬起,她聆听着自个儿的心跳声,慌乱不已?!膏??!?br />
        「喜欢的话……」大掌转而覆着她的後脑勺,他的额际重新贴抵上她的,薄唇悬在她的唇上方,微暖的呼息相互抵触、交融,属於他的气息隔着空气传导过来,夺去了她全盘的专注,甚至是所有的感觉……

        「每年你的生日,我都会送你的……」

        她并不是无知的女孩,自然晓得男生许下的承诺未必能如实兑现。

        可是,那一刻……心悸动不已。

        「真的麽?」抬眼迎上那双总是教她着迷不已的深黑眼眸,她止不住开口确认。

        「真的……」

        然後,他的唇覆上了她的,尾音被含糊掉了,她没去细听,只是被动地感受着那充斥在唇齿间的醉人热度。

        回忆来到这,心绪彷似自有意识般自发抽离,跳回现实去。

        胸口传来一阵阵绞痛。

        由始至终,她都忘不了那个懂她、总能一眼看穿她心思的男人。

        由始至终,她都忘不了那个曾经向她许下了承诺的男人。

        炫目的金发、带点淡漠的深黑眼睛、总是衣摆外露的白衬衣、总是给捋起到手肘位置的袖口、系於衣领上的酒红色领带总是歪歪斜斜的、颈脖间圈着耳机……

        这一切原是烙印於记忆中的影象如今伫立在她面前。

        是他,弘天行。

        视线在抵触的一瞬间,原以为忘掉了的心悸感觉,因为他的出现,再度涌现,一下又一下击打她的心脏。

        「很久没见了……班长?!?br />
        恍惚间,时空回溯到两年前,他仍是两年前的他,而她……仍是她。

        由始至终,她都放不低他们之间共同所拥有的一切……

        她心里明白,她深爱着这个男人……由始至终。

        ※        ※        ※
  • 学诚法师:心中没有是非 不等于是非不分 2019-07-23
  • 《侏罗纪世界2》《泄密者》今日上映 2019-07-23
  • 陕西首家省级主流茶媒体 2019-07-21
  • 第44届G7峰会在加拿大魁北克不欢而散,付出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达成一份共同性少得可怜的联合声明,本以为最起码保住西方自由世界的一些脸面。不料,文件墨迹未干,特朗普 2019-07-2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7-20
  • 人物丨申加升:2年26次夺冠 95后越野小将的冠军之路 2019-07-20
  • “黑洞”边缘的冥思者 2019-07-13
  • 一带一路网盟官方网站 2019-07-02
  • 《〈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纪念邮资信封》发行 2019-06-14
  • 人民日报人民时评:让安全生产理念成为基本共识 2019-05-23
  • 提线木偶走进高校 让非遗文化在大西安“活”起来 2019-05-07
  • 赵建平当选晋中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5-07
  • 为什么蚊子总喜欢亲你?招蚊子体质大揭秘 2019-04-20
  • 你所说的时候正是四两酒半仙处于姑娘的时候。四两酒半仙说,她俩当年一人一餐饭就要吃一斤半米,你说这亩产够四两酒半仙一年吃吗??[微笑] 2019-04-18
  • 吴燕生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9-04-18
  • nba让分胜负技巧 佛祖天书四肖中特 重庆幸运农场中奖助手下载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开奖号码 河南十一选五怎么加盟 广西福利彩票2019129 辽宁11选5分布走势图 2元彩票15选5 上海时时彩开奖公告 体彩p3近10期试机号 管家婆单机版破解版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直通车 澳洲幸运5开奖网 时时彩三星组六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