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学诚法师:心中没有是非 不等于是非不分 2019-07-23
  • 《侏罗纪世界2》《泄密者》今日上映 2019-07-23
  • 陕西首家省级主流茶媒体 2019-07-21
  • 第44届G7峰会在加拿大魁北克不欢而散,付出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达成一份共同性少得可怜的联合声明,本以为最起码保住西方自由世界的一些脸面。不料,文件墨迹未干,特朗普 2019-07-2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7-20
  • 人物丨申加升:2年26次夺冠 95后越野小将的冠军之路 2019-07-20
  • “黑洞”边缘的冥思者 2019-07-13
  • 一带一路网盟官方网站 2019-07-02
  • 《〈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纪念邮资信封》发行 2019-06-14
  • 人民日报人民时评:让安全生产理念成为基本共识 2019-05-23
  • 提线木偶走进高校 让非遗文化在大西安“活”起来 2019-05-07
  • 赵建平当选晋中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5-07
  • 为什么蚊子总喜欢亲你?招蚊子体质大揭秘 2019-04-20
  • 你所说的时候正是四两酒半仙处于姑娘的时候。四两酒半仙说,她俩当年一人一餐饭就要吃一斤半米,你说这亩产够四两酒半仙一年吃吗??[微笑] 2019-04-18
  • 吴燕生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9-04-18
  • 河北省彩票20选5 > > 姐姐,你好甜 > 《姐姐,你好甜》 6
        第四十一章ˉ重逢忘情深吻

        发文时间: 8/30 2010 更新时间: 08/30 201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空炎!我说,我要下车??!」後座的蔚天芸,心里著急,深怕再也不能见到女儿。但前方那人完完全全自顾自的,不管天芸的要求。

        为甚麽不让我走你要我忘记以前的你,为何又要在这麽多年後忽然出现把我带走,不给我任何解释。

        你知道吗这样让我真的很困扰。

        我现在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我了,那场宴会後是你自己将我的等待挥走,是你自己要在开始画上一个休止符,一切都因为你而变样。

        到现在三年了,

        我真的不懂,你说的忘记是哪种,

        为甚麽要说忘记以前的你,你可知道,这句话是在我的心建起一点小小的希望之光,微弱的希望之光,代表我们还有机会。

        但那只要轻轻一挥、轻轻一吹就会消失无影踪,

        没有任何痕迹,但你所说的以前却忘不了我,

        好痛苦。

        你这样的任x、如此的霸道是不是对我来说可以当作是撒娇不让我再被夺走,

        这是我的奢侈希望倘若没有天晴的话。

        「快回头带我回去,

        我要下车,我不能跟你走阿,

        空炎??!」边说边用手摇著驾驶座的椅背,天芸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绝不会跟他走,因为她现在心中的第一位早已换作宝贝女儿岚天晴,对岚空炎的情只能当成心里面唯一的信仰。

        时间过去,只见岚空炎握住方向盘的手背上头暴著青j,

        脸上平淡如静水看不出任何徵兆,又似乎是那暴风雨前的宁静,车子的速度渐渐缓慢下来。

        见样,蔚天芸悄悄地靠近副驾驶座後方的位置,手冒著汗,

        握住开门的握把时,

        向前看著岚空炎转变成熟的背影,那还是拥有青少年双臂的他用尽全身力量环抱住她的温暖,是那样的清晰,

        如今他的外貌成长了不少,

        那双臂是不是也会紧抱住我?

        蔚天芸低了头,

        一滴泪无声地从泪眶浮出从脸蛋滑过。

        晴晴再等妈妈一下,妈妈我很快就会回去了!

        下定了决心,

        蔚天芸在一个转角且没有告知的情况下,打开了车门。

        顷刻,路上的交通被打乱了秩序,路人的惊恐叫声、车辆的喇叭声音此起彼落,

        全都对著那辆呼啸而过的跑车,

        是那样的迅速,在车与车之间的缝隙穿梭,在这之前那跑车车门原要打开,

        却被碰的一声甩了回去。

        被甩回座位的蔚天芸趴在椅子上头也不抬、也没出任何声音就只是静静地趴在那。

        「shit、该死?。。?!」随後岚空炎咒骂一声,将跑车甩尾开进巷子里停在一旁,所有人目光都停在它身上,但外头看进去是黑压压的一片。

        将安全带解开,岚空炎完全转过身顺势拉起天芸的手对视著她的脸蛋、她的嘴唇、她的巧鼻、她的双眸还有她的泪。那一瞬间,这世界的时间变的好缓慢甚至是停止的样貌,

        分秒都为两人前进著。

        对上他的眼睛,

        天芸张开苍白的嘴,几秒後才发出哽咽地声音?!肝?、可不可以回去?」眼神是迷蒙的找不到对距,

        找不到实体。

        现在的她好迷惘,总是走不出这爱情迷g,没有对的路口,

        我盼望能不能给点提示?

        让我又爱又恨该如何是好,我只想静下心好好整理,还有她的陪伴 — 天晴。

        他做不吭声,只是安静地看著那个他爱的人。

        在岚空炎的那儿找不到答案,

        蔚天芸又急了,眼泪直直落下,

        落在岚空炎的手心上,咽了咽口水,再次哽咽地道?!缚梢曰厝ヂ??」

        一时间,天芸发现那只抓著她的手,力道渐强渐弱,没有一定的规范。

        终於他说话了?!肝貅嵋欢ㄒ厝?,

        你又要离开我吗?」含著浓浓地悲伤,岚空炎口吻之中似有一种强忍著的意识,

        彷佛只要回答肯定得答案,那限度就会崩溃收不回来。

        你一定感受到了吧,

        我的力量忽大忽小那是因为我真的不知道了,看见你的泪我在怀疑是否做错,但这麽做的一切我都是为了你,我以为你能了解但事情好像扭曲了。

        放开她的手,

        岚空炎覆上天芸的脸,

        溺爱地拭去她的泪,像以前一样的温柔。

        「天」「我没离开你??!是你先弃我於不顾的,是你先离开我的??!」像是宣泄般地,天芸将心中地不满通通说出口,就在岚空炎面前、伤她的人面前。

        斗大的泪珠成雨滴般地落下,一个接著一个最後像是两行曲曲河流高挂在蔚天芸的脸上。蔚天芸说出的话,虽令他错愕但是他早有预料到了,

        那又多了几分男人味的俊脸勾起一抹笑容不语。

        「为甚麽你呜?。?!」眨眼的时间,他覆上天芸的唇,

        两人的唇瓣紧紧贴著不留一丝缝隙。天芸看著眼前近不到五公分的长睫毛,这样的熟悉感为甚麽让她觉得多了几分陌生。

        这算和好吗搞不懂。

        她没有反抗的举动,令岚空炎狂妄地扳开天芸的贝齿,舌尖探入香甜里头吸取她嘴里的蜜津,缠绕著她柔软的舌,

        掠过她口中的每处从舌g到嘴唇不留一地的占领,

        两人激情地接吻著,空气中发出“啾啾”地接吻声音。

        岚空炎感受她的香醇,好久没有尝过的可口。

        忽地,

        他想起方才立翔对待她的举动,

        不禁力道加高了点,动作变多了点,是图要抹去天芸口中那人的残留。

        索x天芸感受到快没气才轻轻推了推岚空炎要把她放开。捧著天芸的小脸,她的头发又长了些,多了点不知名的韵味,泛红的双颊、湿润的嘴唇也散发出加分的小x感。蔚天芸残留的一丝清醒打破暧昧的情绪。

        「空炎拜托,我得回去」岚空炎皱了眉头。

        到底甚麽事一定要回去,她的回应很明显他感受的到,

        为甚麽又要回去那有那死浑蛋的地方,如果是要回去见他,

        那我是不会答应的。

        「为甚麽你一定要回去,

        如果怕你父母会担心,打个电话通报一声就好了,今晚我不会让你休息了!」他开著玩笑,

        嘴角微微上扬,但蔚天芸脸上却没有开玩笑的意味。

        「不行、天晴还在」立翔那里关於天晴的存在,能说吗?

        要是他坚决地要回天晴,

        我该怎麽办,我瞒了他这麽久。

        听到蔚天芸的答话,岚空炎的笑脸僵住了,

        过了一秒却恢复成静静地笑。

        「天晴是谁?有比我重要吗?」

        下意识地蔚天芸不假思索开口道?!副饶阒匾眉副叮。。?!」

        第四十二章 依然的吃味(上)

        发文时间: 9/4 2010 更新时间: 09/11 201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倏地,岚空炎的眼神骤降不少,紧扳住天芸的下颚认真地道?!冈倌阈睦镂貅峄褂腥吮任抑匾寡凵裰须实赝嘎冻龀晕兜那苛腋芯?,他手虽紧扣住天芸的下颚,但力道却是轻到不行,始终不敢伤到她。

        我不管那个人是谁,只要你心里面有人比我还重要,我就得要知道他是谁,才过了三年就已经有人占据我的专属之位,到底有谁有这麽大的能耐把我挤到第二顺位!!

        「快说,

        到底那个人是谁为甚麽需要你这麽急的去见他!」再提高了点音量,表示自己对她沉默不语感到不满,但蔚天芸不仅没开口反而扬起一抹笑容,一副幸福的样子。

        这下令岚空炎感到更火大,这一向乖巧听话的姐姐什麽时候会变得有秘密瞒著他,且还露出这种我不知道为何的幸福笑容,她竟然学会开始捉弄人了!!

        三年期间,

        她到底变了多少

        那刹那,岚空炎心里面暗自自责了一番。明明以为会有多了解,

        没想到才仅仅三年,

        就变成如此的陌生,

        对她的事一概不解,难道这就是惩罚吗,惩罚我的自以为是,惩罚我的漠不关心,倘诺是真的那我岂不是要被惩罚致死了吗

        他深锁眉头,松开扣住的手,转过身後而道?!付圆黄?,

        当初我是有原因才那麽残忍的,不过就算现在你不告诉我那是谁,你的心里有人把我挤下第二位,我也会再次夺回属於我的位置,所以所以,

        你可要好好的认清楚谁是你的第一位!!」像是赌气般,岚空炎越说越感到语气中含有一些些的醋味,这让天芸感到又好笑又好气。

        好笑的原因是没想到他还是一样的爱吃醋,也许外表成熟许多,

        但内心依然有著未褪去的青涩,

        好气的原因是因为他竟然一点都不想再追问那个占据她深爱的女人心里第一顺位的人是谁,

        难道说,她是被他在心里头降了好多位置了吗

        她玩笑的心态不见了,

        越想越觉得自己是不是有失去他的?;?,她可不想再次体验到三年前一样的心情了。

        鼓起勇气,她向前拉扯岚空炎的衣角道。

        「你该不会,除了我以外还有别人了吧」

        听到这话的岚空炎顺速地回过身,再次抓住天芸手拉近两人的距离,

        他的眼神里头感觉有衍生出方才没有的怒意,而天芸则是被他一瞬间的举动吓著了,忽然放大几十倍的脸,

        双眼正紧盯著自己不放,还带些微的怒气。

        难道她,问错甚麽了吗

        为了不想在被直视下去,毕竟这麽近的距离就算有再亲密的关系,她也会感到害羞的,所以蔚天芸开口了。

        「你真可爱」

        第四十二章 依然的吃味(下)

        发文时间: 9/11 201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为自己方才说出口的话语感到後悔,天芸霎时无所遁形,两颊上两团红云浮现看似好煽情,妩媚的令岚空炎口乾舌燥。

        他仍是用右手托起天芸的下巴,目光游移在天芸的脸庞,两人的双眼左右对持著,天芸不时还抿著唇润湿乾裂的花瓣。

        「姊姊你,为甚麽要把眼睛闭上?」

        原本是那麽地有情调,那麽地有气氛,

        谁知道他那可爱的姊姊竟然就这样在他传达情意之时紧闭双眼?

        这让他想要赌气、让他想要耍幼稚、让他想狠狠的恶作剧。

        既然姊姊这麽的信任他,

        紧闭双眼供他处置,那他就不客气了。

        「芸你说我可爱,是嘛?」持续暧昧的口气,延续朦胧的言语,岚空炎放开扣住天芸下巴的手,改用抚m的方式,在她的脸颊摩蹭著。

        chu糙的大手,

        特有香气环绕在天芸四周,才被这样一m,

        她就感觉到下体渐渐涌出一道热源,

        小脸不自觉缩了一下,并小小低咛了一声。

        「不要」

        贴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岚空炎轻轻地吐著气,他知道姐姐发生了甚麽事,便在嘴角勾起一抹天芸没发现的幅度。

        「不要,

        什麽?」故意反问著天芸。

        什麽他,明明知道,还故意!

        「你明明清楚!」还是闭著双眼地道,

        蔚天芸感到更加地羞人。

        「我不知道阿,姊姊不说我怎麽知道」

        又叫我姊姊不要在这样下去了,我、我很难受。

        「我说不要了你还捉弄我??!」

        将目标移到天芸的颈部,岚空炎贴上他的唇瓣?!膏拧?br />
        嘴唇传来的炙热温度,让热源又涌出一些,

        使天芸的身子轻轻地颤抖一下,她仰起头感受那温度。

        岚空炎将手往天芸的身下探去,无声地翻起她的裙襬。

        感受到岚空炎的不安分,索x天芸被唯一的理智拉回了现实,

        出声喝止了他。

        「不行??!」听她的阻止,

        岚空炎扬起眉头,

        收回了手?!冈貅崃??」

        快速燃起的情愫被打断,岚空炎显得有些不高兴。

        「现在还不行」她退了一些,

        低著头小声地道,样貌令岚空炎差点在这要了她。岚空炎转过身,握紧拳头後发动了车子。

        「你、一定要现在过去?」忽然的放手,让蔚天芸感到不解。

        但她必定要回去,因为天晴再等她,

        所以她坚定地道?!皋?、我一定要回去!」

        一句话的坚持,让岚空炎的脸色变得不佳,但他还是镇定地再问了一句。

        「你回去以後,

        还会回来嘛?」天芸没说话只是轻轻地拉了岚空炎要他转过身。

        倏地岚空炎感到有一种香味在身旁围绕,嘴上有著熟悉的湿热感,是天芸主动吻了他。

        「芸?!苟灾σ恍?,天芸开口?!刚庋?,你愿意让我回去了吗?」

        一时间,岚空炎感到自己的血y全往脸部集中,

        便迅速的转过头,缓缓地移动车身。

        「不久,我会去接你!」像是对著天芸做一誓言般认真,

        但她看不到他的表情。

        她笑了,那是三年来从来没出现过的笑容,是为了两人之间回温的感情所露出的幸福笑容?!改慊故且谎源祝?!」

        (番外) 诱惑的捉弄

        发文时间: 07/26 201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唉……?!棺源有≤康氖虑楣嵋丫艘桓鲈铝?,虽然到最後有阻止让小芸出国,但是在一个礼拜前……。

        「为什麽我不能出去啦!!死老爸、臭老爸…你有够讨厌的!竟然敢软禁你女儿,要是妈妈还在,她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浑蛋!!」猛拍打著房间唯一的出入口,身後的落地窗早已被装上铁门,这次她老爸是狠下心来不想让她逃离这里了,每天总是有人进来巡房,看看我是否还在房里,我的房间外头也被装了监视器。

        拜托…这和犯人有什麽两样,

        只是房间高级了点、食物高贵了的点、至於生活甚至比一般老百姓好多了点,可是……我是路巧忻欸,我要的是自由、是自由,整天被关在这里过不了多久我会得幽闭室恐惧症的啦!!「可恶……我一定要想办法!」

        倏然,门外传来一句吐槽声?!感〗?,请您别浪费力气了,这次帮主可是狠下心来决定的事,

        我看小姐还是乖乖待在里面吧,有事在唤我!」

        说话的人正是整天守在房间外,

        不管我是要出去上个厕所还是老爸召见我,

        反正他就是和我形影不离是个黏人又烦人的家伙,说好听点他可以称做是我的贴身保镖,不用说人长的当然帅因为他可是经过我亲自挑选的,当初我那死老爸也没有说什麽就叫我选一个保镳,没想到就从那天起我被软禁而我选的那个人也就是外面那个罗嗦的小子竟然是看住我的人!!好死不死,他竟然是里面最最最g毛的人,可恶!!早知道选个会被我收买的家伙就好了。

        「亲切的邵大哥可不可以请您行行好,放过小女子一马!!等我出去一切安好以後,

        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就开门吧!!」听到门锁开启的声音,路巧忻赶紧准备好要逃跑,没想到下一秒却被拎回房里的床上。无言的看著邵奎,随後路巧忻嘟起嘴巴表示自己心情的不悦。

        「小姐,您就别再找麻烦了,

        还有别叫我大哥,我年纪可是比小姐小两岁,乖乖待著,我先出去守门…?!?br />
        怎样怎样!小两岁了不起哦,

        你这个……「大笨蛋!!你怎麽说不听啦,

        我老爸到底给你什麽东西还是他给你多少钱了,

        让你需要这样遵守他的命令,放我出去是会死哦……我可以先把你打瘀青,你就可以把罪都推给我嘛………」

        不然以前我都是怎麽逃跑的,俗话说的好“熟能生巧”万事都帮你想好後续了,还不领情…呵呵呵,看我怎麽整你!!几分钟後,路巧忻布局的一切都准备就绪…只差……。

        「啊!!!」听到路巧忻的尖叫声,

        邵奎想都没想马上开门冲进房里。

        「小姐,你怎麽……」看见坐在床上的路巧忻把自己的衣服撕的破破烂烂完好的一件衣服,变成惨不忍睹的样貌,

        邵奎打从心里觉得这位大小姐搞成这样绝对有鬼,不过堂堂一位大家闺秀这样也实在很难看,便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要帮路巧忻盖住身子。

        「这是又在…啊!!」慢慢睁开双眼,邵奎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床上……而且路巧忻正跨坐在他腰间,被撕破的衣服隐隐约约现出她潜藏的内在美,紧张地移开在她x前的视线看向路巧忻的脸,

        见著她正笑的开心、笑的妩媚。

        他吞吞口水大大的吸一口气,传来的是路巧忻身上独特香味,开口问著。

        「小、小姐……您快起来,

        这姿势别人看到了会怀疑…?!箍吹缴劭成铣鱿窒噬偌慕粽乓约昂煸?,让路巧忻燃起捉弄他的心情。

        呵、真可爱……什麽比我小两岁,依我看啊…在恋爱这方面,应该还是幼稚园吧!!

        慢慢的把邵奎脖子上的领带解开,路巧忻x感的说著?!干劭阆衷凇Ω妹挥信笥寻伞故?、什什麽,她干嘛问这个…。

        「没回答代表默认罗……看你紧张的什麽样,人家我只是好奇问问看罢了……那你以前交过几个女朋友阿」将解开的领带丢向床边,

        又伸手慢慢地解开他衣服x前的扣子。

        「一、一、一个……?!垢芯跛性谕酸岬囊馑?,路巧忻便开口威胁他。

        「要是你在退後,我可要大叫罗…你觉得大家会相信你的话、还是我的呢」路巧忻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让他心脏跳个不停,全身好热…。

        「可…可……可是…」再度咽了咽口水,邵奎感觉路巧忻的脸离他越来越近。

        真没想到,邵奎这小子长的真的是极品啊,堪称绝美男子都不迟…但是现在没时间观赏了。

        「奎……?!龟用恋亟兄劭拿?,心情完全沉没在捉弄邵奎的想法里,

        却没注意到门口来了另一美男子。

        「唉~真是没想到……我的未婚妻竟然是个小野猫啊!」

        七夕情人节特别篇 - 十五岁的初吻

        发文时间: 8/16 201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是个坏习惯,十分严重的坏习惯。

        已经十五岁的我仍是依然维持这所谓的坏习惯 - 睡前晚安吻。

        当然,一般这可能没有什麽,亲人之间亲吻代表血缘间的证明...

        但是另别私心呢

        那感情是不是就变质了

        她是我姐姐,是我唯一的姐姐,她是我姐姐,是我最爱的姐姐。

        不仅仅是崇拜、喜欢、甚至是疯狂爱恋我都承认,年纪越来越成熟,身心也跟著成长,认知的事情也跟著变多。关於男女方面的事,

        摁……是有趣多了。

        今天是农历七月七号,

        也就是所谓的七夕情人节,一整天再学校,每节课我都不得安宁。

        「岚空炎外找!」「岚空炎有人找你?!埂羔翱昭啄愕那煽肆?」

        每年重复不知好几百次,难道都不会累吗一样的花招就不能新颖些

        坐在教室收这些东西也够累人了,照往常一样从早上开始我就已经在期待放学回家时刻,

        回到家的那一刻,

        总是有淡淡的香味充溢著,那是姐姐的香味,

        大大的吸足一口气,

        就好像她在我身边、她把我拥抱住,

        甜甜的那是幸福意味著。

        放学我总是第一个踏出教室门外、第一个走出校园大门,以我的成绩随便读一读都能前几名,所以大家以为我是要去哪用功读书,不过那是什麽我不知道,我从来没有在学校这名词上下过苦工,唯一让我在乎的只有大我六岁的姐姐 - 蔚天芸。

        为什麽姓氏不同,没想过、为什麽那麽依赖她,

        不晓得

        为什麽我会爱上我的姐姐…那只是顺其自然。

        走在路上,与我擦身而过是一对对的情侣,手腕著手亲腻地贴近彼此间距离,

        也许在那之中也会有年纪相差好几岁的男男女女,但是他们能正大光明在一起,

        正常的男女朋友关系,其中几对却还是有女人的视线往我这飘来,但我看都不看自己走自己的。

        走了没多久後,岚空炎眼神馀光撇到一扇玻璃窗里头的展示品,

        在一盏盏灯光的照s下反s的光芒不算刺眼,

        反而是温柔的光线,

        就好像在他心中的姐姐一样,外表是那样的耀眼,

        内在却是温柔无比。

        回到家门口,心不自觉加速起来,把手伸进口袋里碰到钥匙,门却打开了。

        「咦空炎,你怎麽站在外头,

        不进门」是姐姐,她已经比我先回家了,果然担心的都是我!

        岚空炎傻傻的笑一笑?!该焕?,

        我钥匙忘记带,幸好姐姐帮我开门!!」说著说著,

        他迳自走到屋内,把一切外物都卸下?!附憬?,我好饿!!」

        没错!在学校我总是板著一张脸,不希望有人一直接近我,

        但对有些人却不奏效。

        不过回到家,我不需要那麽做,因为家里只有我和姐姐两人,

        单独两个人…。

        「那先吃饭吧、我在煮了,吃完再去洗澡!!」宠爱地mm岚空炎的头发,蔚天芸又往玄关旁的简式厨房走去,

        开始做晚餐最後的准备。

        在餐桌旁岚空炎默默地坐在那,并且望著蔚天芸瘦小的身影,忙东忙西的,倏然他觉得两人就好像男女朋友的模式,

        又不自觉菀薾一笑。

        「姐姐,你喜欢我吗」突然想这麽问就脱口而出了,而忙碌的人儿也停下动作转过身笑笑地看著岚空炎道。

        「呵!当然喜欢啊,因为你是我最亲爱的弟弟!!」天芸话完,随後转了回去,却没注意到岚空炎眼中闪过的一丝惆怅以及忧伤。

        喜欢…弟弟阿……因为是弟弟、所以喜欢吗…。

        两人安静的吃完晚饭後,纷纷回房洗澡去了。

        今晚与平常一样,蔚天芸在睡前来到弟弟的房里,

        跪坐在他的床旁边,而岚空炎则是窝在被单里被对著蔚天芸?!改愫芾郯伞墙裉煜炔怀衬懔?,

        晚安……?!?br />
        看著岚空炎的背影,

        蔚天芸顿时觉得自己真的太宠爱他了,

        毕竟终究有一天要得离开的…。

        起身颠起脚尖准备要离去,却被一力量拉回原处,且额头上有一温热的触感。

        「晚安,姐姐,

        情人节快乐!!」

        顷刻,

        蔚天芸的小脸窜起了粉红,说话变的吞吞吐吐,却始终没发现刚才那刻的微小细节。

        「…喔……摁、晚安……?!?br />
        而後她傻愣愣地离开岚空炎的房间,心里只觉得那是弟弟在撒娇,所以很快就忘的一乾二净。

        门关上的声音,比起岚空炎心中的喜悦声小太多了,俊美的脸上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他就以这样的心情躺上床……。

        房里的时钟,滴答滴答响似乎在为什麽事情做开始的钟声,

        床上的男孩掀起棉被走向对面的另一扇房门,手里握著一条项鍊,紧紧地握著。

        小心地开启姐姐的房门,在皎洁月光的照s下,让蔚天芸的肌肤更加白皙透亮,

        那玫瑰色的唇瓣……

        走进床边的可人,

        男孩俯下神身子,覆盖住那柔软的唇,随後放开她小小声呢喃著。

        「十八岁,

        我一定会品嚐你的甜,

        情人节快乐my dear…」邪魅一笑,他便小声地离去。

        手中的项鍊也收回抽屉的最深处,心里的最里面,等到十八岁那天……。

        <script>read3();</script><script>bdshare();</script>
  • 学诚法师:心中没有是非 不等于是非不分 2019-07-23
  • 《侏罗纪世界2》《泄密者》今日上映 2019-07-23
  • 陕西首家省级主流茶媒体 2019-07-21
  • 第44届G7峰会在加拿大魁北克不欢而散,付出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达成一份共同性少得可怜的联合声明,本以为最起码保住西方自由世界的一些脸面。不料,文件墨迹未干,特朗普 2019-07-2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7-20
  • 人物丨申加升:2年26次夺冠 95后越野小将的冠军之路 2019-07-20
  • “黑洞”边缘的冥思者 2019-07-13
  • 一带一路网盟官方网站 2019-07-02
  • 《〈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纪念邮资信封》发行 2019-06-14
  • 人民日报人民时评:让安全生产理念成为基本共识 2019-05-23
  • 提线木偶走进高校 让非遗文化在大西安“活”起来 2019-05-07
  • 赵建平当选晋中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5-07
  • 为什么蚊子总喜欢亲你?招蚊子体质大揭秘 2019-04-20
  • 你所说的时候正是四两酒半仙处于姑娘的时候。四两酒半仙说,她俩当年一人一餐饭就要吃一斤半米,你说这亩产够四两酒半仙一年吃吗??[微笑] 2019-04-18
  • 吴燕生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9-04-18
  • p62开奖 31选7开奘结果 六合彩338822 顶呱刮彩票中奖率高吗 江苏11选5前3直选遗漏情况 贵州快三开奖走势图表跨度 西甲积分榜20192019 足彩计算器胜平负玩负 中国体彩广西11选5 3d开奖历史记录 海南飞鱼开奖同步 一肖中特图 北京十一选五体彩 四川时时彩合法的吗 真钱假钱分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