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学诚法师:心中没有是非 不等于是非不分 2019-07-23
  • 《侏罗纪世界2》《泄密者》今日上映 2019-07-23
  • 陕西首家省级主流茶媒体 2019-07-21
  • 第44届G7峰会在加拿大魁北克不欢而散,付出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达成一份共同性少得可怜的联合声明,本以为最起码保住西方自由世界的一些脸面。不料,文件墨迹未干,特朗普 2019-07-2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7-20
  • 人物丨申加升:2年26次夺冠 95后越野小将的冠军之路 2019-07-20
  • “黑洞”边缘的冥思者 2019-07-13
  • 一带一路网盟官方网站 2019-07-02
  • 《〈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纪念邮资信封》发行 2019-06-14
  • 人民日报人民时评:让安全生产理念成为基本共识 2019-05-23
  • 提线木偶走进高校 让非遗文化在大西安“活”起来 2019-05-07
  • 赵建平当选晋中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5-07
  • 为什么蚊子总喜欢亲你?招蚊子体质大揭秘 2019-04-20
  • 你所说的时候正是四两酒半仙处于姑娘的时候。四两酒半仙说,她俩当年一人一餐饭就要吃一斤半米,你说这亩产够四两酒半仙一年吃吗??[微笑] 2019-04-18
  • 吴燕生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9-04-18
  • 河北省彩票20选5 > 穿越小说 > 乱伦秘史 > 《乱伦秘史》最新章节 第876部分阅读
        能下床去假如你的丈夫看见你现在这个样子,恐怕会误以为夫人你已经爱上了我了哈哈」

        「你无耻」

        少妇闻言顿时花容失色,一股前所未有的羞愧感涌上心头。

        她赶忙向前俯下身去,咬咬牙一提腰,直起双腿,艰难地将屁股抬了起来。随着雪白的屁股逐渐抬高,粗黑的**在一层闪光般粘液的包裹下缓缓露出体外。不知是由于釜底抽薪般的空虚,还是因为突然涌上心头的羞辱感,在**即将离开下体的那一刻,少妇「啊~」地再一次尖叫了一声。随着「噗」地一声,蘑菇状粗大的**终于也滑出了**,粗大的**在空气中摇晃了几下,硬度丝毫不见减弱。

        少妇一个踉跄,双臂用尽力气撑住床面,才避免了趴倒在床上的窘样。她挣扎着跪坐了起来,一面疲惫地喘着气,一面出人意料地再次直起了上身,顽强地继续保持着高傲的姿势。当她羞愤地转回身来怒视着男人时,目光却在不由自主地被对方的下身吸引了过去。男人那粗长的**正虎虎生风地翘立着,威风不减地正对着她**依旧的**,紫色的**涨得跟小拳头一般。

        内心一惊,她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天哪」,身体不由一阵颤抖。

        站立在床上的男人眼睛一亮,用手轻轻弹了弹自己的**,不怀好意向前一步道:「怎么莫非夫人已经爱上它了」

        「胡说,你这卑鄙的流氓」

        少妇红着脸怒斥道,赶忙将脸扭向其他方向,尤恐避之不及。

        「不要口是心非嘛只有夫人这么完美的**和**才能配得上它哟嘿嘿」

        「下流」

        少妇大惊失色,这才发觉自己正毫无遮掩地裸跪在对方面前,除了黑色长筒的网格袜以外,雪白**的**再无一丝蔽体,这样令人血脉喷张的样子,即使是在丈夫面前她也从未敢如此展示。而空荡的床上除了她那条被男人用来擦拭**的红色织锦乳罩以外,早已没有任何能蔽体的被褥。无奈,她只能将左手往胸前一抱,用右手挡在小腹下端。

        「别遮了夫人身材这么好,用手哪能遮得住欲盖弥彰只会更性感哦嘿嘿」

        男人走到她的面前部到半米处蹲了下来,故意将颤悠悠的**正对着她的脸,得意地笑道,「不过,我更喜欢你现在这个样子,高傲不屈的女人玩弄起来更爽」

        「不要脸」

        少妇抬头怒斥道,眼光有意避开对方的下体。

        「哦不要脸也不知到底是谁不要脸」

        男人满脸嘲意地笑了起来,缓缓地直起身子,「不知是哪个女人,明知道自己要见的是一个肮脏下流的男人,可她竟然还穿上了昂贵的高跟鞋和诱人的黑色长筒丝袜不知是哪个女人,明知自己会遭到强暴,却还要故作冷傲地只穿着内衣跟随我走进了浴室又不知是哪个女人,**着身体爬上我的床,一边故作贞洁地骂我下流,却一边心慌意乱地为我戴上安全套」

        「不不是的我」

        少妇闻言羞愤不已可却不知如何辩解,只能羞愧难当地低下头,眼眶中闪烁着委屈的泪光。

        「不要再欺骗自己啦如此丰满而诚实的身材,夫人可千万别辜负了这种屈辱而刺激的感觉,不是天天都能有的,我劝夫人还是好好享受一下吧嘿嘿」

        男人说着又笑了笑,而后慢条斯理地爬下了床,拿起了床头柜上的手机,「等我接完电话,咱再换几个更刺激的姿势,保证夫人你永生难忘」

        说着,他一手扶住胯下那依然挺拔的凶器,将下身靠近少妇的脸,迫使她目光羞涩得无所适从,一边单手接通了手机。

        「喂我说老兄啊,什么急事你就这么不屈不饶的,我正忙着呢」

        说话间,男人已经接通了手机,「你说什么哦居然会这样这个好的,我立刻就赶去给我一小时时间,我一定准时到达」

        放下手机,男人若有所思地低下头琢磨了几秒钟,而后闷闷地转过身来,不无遗憾地对着床上的少妇说道:「很遗憾,快乐的时光所剩不多啦现在我们不得不结束这个精彩的下午。有件事我必须急着去处理」,男人弯腰拾起了地上那双金色的高跟鞋,望着少妇那雪白**的**,不禁下身又是一阵激昂,「本来还准备让夫人再拥有一个终身难忘的夜晚的,如今只能匆匆告别了」

        「那你」

        少妇的眼光慌乱地躲过男人那怒耸的**,却意外地发现她的高跟鞋正被男人提在手中,羞愤的目光顿时一阵疑惑。

        「下床吧,穿上鞋子?!?br />
        男人故作优雅地对少妇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只有黑色的长筒丝袜与金色的高跟鞋,才能将夫人**高贵的身材衬托到极致。让我们一起到窗台前,以夫人最为羞愧、却最显性感的站立翘臀后入式,来结束今天最后的疯狂」

        一个月前。

        周一的傍晚,南通市。

        当客厅里的电话铃声响起时,孙正雷正翘着脚靠在沙发上看报纸。

        他斜了一眼电话,不为所动,继续看报??傻缁暗哪托葬莘鸨人购?,「嘀嘟嘀嘟」的铃声始终不停地响着。

        「老公~接电话~」

        卫生间里传来妻子方淑莹的声音。

        「哦,肯定是你的,还是你来接吧」

        孙正雷爱理不理地嘟囔了一句,继续专注于他的足球杂志。

        「我在洗头,你帮着接一下嘛」

        「大检察官的电话,我可不敢乱接」

        孙正雷看了看电话,又向卫生间方向瞟了一眼,颇有几分自嘲道,「别又得罪了什么检察长,我可吃罪不起」

        「哎呀万一有急事怎么办人家才洗一半」

        方淑莹面带愠色出现在浴室门口,身上只穿着一件用于为检察院制服打底的白色短衫,两条白皙修长的大腿裸露在短小的衬衫下。她一面将湿漉漉的长发盘卷在头顶,一面快步跑向电话,生怕电话被挂断。经过沙发时,她扭头嗔骂了孙正雷一句:「你这人真是」

        孙正雷不以为意地抬起头,刚想接话茬??傻彼欧绞缬ù友矍芭芄难邮?,顿时产生惊艳的感觉。单薄紧束的衬衫下,妻子胸前那饱满的乳峰原本就呼之欲出,而此时胸前的衬衫被水弄湿,**那浑圆挺拔的形状更是突兀毕现,嫩红的**在半透明衬衫的掩映下隐约可见,挺拔而饱满的双峰随着躯体的跑动而抖然跳动着,彷佛要从大开的领口间摇摇欲出。

        更要命的是,由于衬衫的长度刚刚遮到大腿上部,跑动间她那圆滚白皙的屁股便在衬衫飘动的下摆间忽隐忽现着。

        「我说,用不着这么夸张吧」

        身为丈夫的孙正雷差点喷出鼻血,「出来接个电话也要穿得这么性感」

        「讨厌谁叫你不接」

        来到茶几边的方淑莹回头朝孙正雷狠狠瞪了一眼,旋即又转回身去,弯下腰用右手拿起了电话。原本她身上的短衬衫就不能将臀部完全遮住,此时由于她俯下身去,衬衫上提,于是雪白的圆滚的屁股几乎整个露了出来。不得已,她本能地将左手很不知趣地挡在了屁股后面,遮住了无限的风光,惹得旁观的孙正雷一阵扼腕叹息。

        「哦,是嫂子啊」

        方淑莹接通了电话,「哎呀真不好意思,下午开会一直没空看手机」

        是杨璐沙发上的孙正雷本来还在为妻子的那个遮掩动作而懊恼,此刻闻听心中顿时一动。

        「最近检察院有个比较急的案子,总开会研究对不起,真的很抱歉」

        方淑莹满怀歉意地对着话筒说道,「哦是说去温泉山庄度假的事么这个应该没问题,下周末我和正雷都会去的,好歹第一次参加学校工会的活动」

        「温泉山庄度假」

        早已心不在焉的孙正雷从杂志中抬起头来,眉头一挑。

        「什么你要找正雷这两天你都联系不上他」

        方淑莹一手遮住话筒,一面扭过头来用微带怒意的目光瞪了瞪沙发上的孙正雷。

        孙正雷见状赶忙冲妻子连连摆手,脑袋摇晃得跟拨浪鼓似的。

        「那事呀你的急事我早就和他说了。难道他一直没联系你哦,这家伙可他这会不在家,好像最近一直在外面忙些什么。要不回头他一到家我就让他联系你」

        说着,方淑莹再次回头,没好气地瞟了孙正雷一眼,惹得孙正雷一头冷汗直冒。

        「不急那哦,度假的事你就放心吧,虽然我还没告诉他?!?br />
        方淑莹对着话筒赔笑道,「不过你放心,现在告诉他也来得及,他一定会去的」

        说着她回头看了眼孙正雷,好像对着话筒,实则嘲讽地对孙正雷说道:「倒是正雷这家伙,回来我要好好问问他,最近在忙些什么,怎么连嫂子的事都不放在眼里」

        而此刻的孙正雷则缩在沙发里,双手合十,对妻子作揖不已。

        「不要紧的,他肯定会去的」

        还没等孙正雷缓过神来,方淑莹就转回身去继续对着话筒笑道,「他这个大闲人,怎么会没空呢况且还是周末。不过说来也真不好意思,他才刚进学校,还没正式报到,就参加工会的活动,而且还带上我这个家属哦大家都有带家属是嘛那我也就不客气啦,呵呵说实话,我还从来没泡过温泉呢,还可以学学游泳恩,好的嫂子你就放心吧好的,一言为定」

        「好险」

        看着妻子放下了电话,孙正雷彷佛解脱了似的躺倒在沙发上。

        「你这人真是的」

        方淑莹回过身来,瞪起杏目娇斥丈夫道,「上周不是告诉你,嫂子有事找你帮忙吗你倒拿起架子来了,也不主动联系嫂子我不问你也不理会了,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

        「我、我最近不是忙嘛」

        「忙你个头」

        方淑莹弯下腰,伸出食指对着他的脑门一戳,「我还不知道你能有什么正经事」

        「明天我联系她就是了不、不过」

        孙正雷一脸苦笑,「刚才那个什么,度假来着,你怎么就替我同意了这、这大夏天的,泡哪门子温泉啊再说了,你怎么知道下周末我有空你这当家做主的意识也太强了点吧」

        「山庄里除了温泉还有冷水池嘛你就当陪我去泡水咯」

        方淑莹直起身来,脸上挂上了一丝得意的微笑,「暑假开始没多久,再说你本来就是个大闲人,整天在家看电视有什么劲下周末肯定有空的。你整天游手好闲的,好不容易靠正言大哥的关系,能进跃龙中学当个生物老师,更要珍惜这次活动的机会,要多与未来的领导同事们交往」

        「什、什么领导同事啊我还指不定在这学校里干多久呢」

        「好啦抵抗是没有用的,这件事我做主啦」

        方淑莹不容他争辩,扭动着几乎半裸的娇躯婷婷地贴上前来,用手掌俏皮地轻拍了拍孙正雷的脸颊,「最近我这么忙,你就当陪老婆去放松一下哈。说定啦」

        薄湿的衬衫下,妻子那嫩红挺立的**几乎清晰可见,令欲言的孙正雷顿时一愣。等他回过神来正想说些什么,这时玄关方向忽然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

        「不好,是孙伟回来啦」

        方淑莹闻声脸色一变,「我这个样子,得赶紧回屋穿衣服去」

        说着,她扭头就往卧室跑去。

        「哎你不是在洗头吗」

        「差不多洗好了」

        方淑莹说这话时人已经在卧室里了,「下周的事就这么说定啦」

        紧接着她就关上了门。

        「你」

        孙正雷为之气结。

        几乎就在同时,孙伟走进了客厅。

        「我回来了,雷叔?!?br />
        「哦,你、你又跑哪去了晚饭吃了没有」

        孙正雷还没从刚才的事里缓过劲来,忽然见到了孙伟,脸上还有些失神。

        「放学后我们在操场上打球,还没吃饭呢」

        孙伟赤着脚来到沙发边,眼光四下扫了扫,而后脱下了身上那件汗湿的运动t恤,露出十八岁青春而健硕的身躯,「热死了,这天气」

        「你婶子在家呢赶紧回屋擦干汗先把衣服穿上,还有拖鞋」

        孙正雷看着孙伟那副大大咧咧的样子,不禁眉头一皱。

        孙正雷对这个远房表侄儿没有什么好感。孙伟是去年高考的落榜生,今年家里为了让他好好复读,便在3月份将他从乡下送到城区跃龙中学念复读班,寄宿在孙正雷家??伤话钍?、品性顽劣,整天与学校里的纨绔子弟或社会上的流氓混混交往,隔三岔五地逃学旷课不说,还经常惹是生非,打架斗殴,令孙正雷头疼不已。而且孙正雷发现,孙伟还有好色的毛病,他的抽屉里、书包里总是藏着些色情书籍和图片,平??吹狡僚俗苁巧悦缘?,学校里一度还传出孙伟等一帮坏小子调戏女教师的传闻,当然,是仅限于小范围内的传闻。

        真正让孙正雷难以忍受的是,色胆包天的孙伟对方淑莹似乎也特别「关照」。

        他发现,日常孙伟的目光经常有意无意地盯着方淑莹的胸部和臀部;如果妻子在卧室换衣服或在浴室洗澡时,周围经常能发现孙伟可疑的身影;孙伟还总是找机会与妻子套近乎,比如帮忙搬东西、做家务等,想方设法增加与方淑莹在身体上的接触,揩油偷吃其实说来也难怪,二十七岁的方淑莹不但美丽气质,而且拥有着丰满的身材和成熟的雅韵,对于孙伟这样一个热血方刚的毛头小子来说,方淑莹的诱惑实在太大了。然而这个理由不可能改变孙正雷对孙伟的厌恶。对于孙伟厌学好色的种种言行,孙正雷看在眼里,怒在心里,却不敢明言。好几次他提出要把孙伟送回乡下去,可不明真相的方淑莹都不同意,弄得孙正雷郁闷不已。

        此时此刻,看着孙伟光着膀子、不以为意地走回房间的样子,孙正雷心头的厌恶更增添了几分。

        几分钟后,孙伟随意套了件背心走出了房间,瞟了一眼方淑莹卧室那依然紧闭着的门,蹑手蹑脚地来到孙正雷跟前,故作神秘道:」

        雷叔,这个月的赌约还算数不」

        孙正雷闻言浑身一震,刚才那副故作尊大的表情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兴奋?!傅?、当然算数怎么,你、你拍到照片了」

        「拍到一些了?!?br />
        孙伟迟疑了一下。

        「一些她的那里清、清晰么」

        孙正雷差点没流出口水来,刚才内心那些厌恶和鄙夷早就烟消云散。

        「千万像素的,当然清晰不过还需要进一步拍摄」

        孙伟有几分扭捏。

        「什么叫需要进一步现有的赶紧拿来看看嘛」

        孙正雷如同猴子一般急得差点从沙发上蹦起来。

        「嘘」

        孙伟做出一个示意他轻点声的动作,目光瞟了瞟主卧室,「这会儿婶子在家,不方便还是多等几天吧,到时有全套的」

        「可」

        「急什么,雷叔」

        孙伟一脸坏笑道,「只要赌约还在,就一定能看到照片,跑不掉的你就等着输吧,200块钱,嘿嘿」

        说着,孙伟潇洒地一转身,径自走向与客厅相邻的饭厅。显然,他发现了饭桌上特意留下的那份晚餐。只留下郁闷不已的孙正雷在客厅里抓耳挠腮地走来走去,不知该如何是好。

        没多久,穿戴整齐的方淑莹从主卧室走了出来。依然处于失神中的孙正雷不经意地一回头,眼光顿时一亮:只见方淑莹上身穿一件粉色的开领真丝蝴蝶衫,下身是一条百褶黑纱a字小摆裙,超短款式的裙底过膝至少二十公分,修长的**在淡黑色长筒丝袜的透衬下隐隐散发着诱人的光泽,再配上她那淡妆质纯的脸颊和一头飘逸的披肩长发,宛若出水芙蓉一般。孙正雷咽了咽口水,幻想着妻子穿上白色高跟鞋的样子,一定会拥有百分之百的回头率吧

        「阿伟回来了饿坏了吧」

        方淑莹来到饭厅边,冲正在狼吞虎咽的孙伟微微一笑。

        「今天打球迟了?!?br />
        孙伟抬起头也笑道。当他看到方淑莹的样子时,脸上的笑容突然间僵住了,浑身失神了一般愣住了。

        「赶紧吃吧。瞧你这一头汗,回头再把澡洗了?!?br />
        方淑莹目光关切地走到了他跟前。

        「哦、哦,知道了」

        孙伟目光呆滞地盯着方淑莹,好像在想象着什么。

        「对了,阿伟下周末如果有空的话,要不要与我们一起去温泉山庄游泳」

        方淑莹笑着说出了刚才在换衣服时萌发的想法。

        「游泳下、下周末」

        孙伟冷不丁咽了个饱嗝。

        「是啊。你雷叔单位组织大家去温泉山庄度假,事先报了名却没多少人有空去,对方又不让退,现在能多去一个就是少一点浪费?!?br />
        方淑莹俯下身来,笑眯眯地看着孙伟,「如果你有空,下周末就陪我们一起去吧。听说阿伟游泳很厉害,到时你可以教教我哦?!?br />
        「哦好、好吧」

        孙伟说话忽然结巴起来。方淑莹的笑容原本就让人难以拒绝,况且,这是令他求之不得的事情。

        「带他去合适么」

        孙正雷走进饭厅插话道,「都是教职员工」

        他本来想制止妻子的提议,可当他走到孙伟身边,面对着方淑莹时,孙正雷忽然愣住了。

        原来,方淑莹身上那件蝴蝶衫的领口原本就是大开型的,此刻由于她俯下身子,使得整个胸口几乎完全暴露了出来。从对面的孙正雷来看,不但能看见她胸部那白皙的肌肤以及幽深的乳沟,就连红色乳罩的蕾丝花边都清晰可见连站着的人都能看得这样真切,那么坐着的孙伟呢孙正雷想到这里内心一阵抓狂。也许从孙伟那近在咫尺的角度看去,连罩杯的款式甚至整个**的形状轮廓都能尽收眼底吧

        「谁说的」

        方淑莹并未注意到孙伟的目光,她直起上身瞪了孙正雷一眼,「嫂子说带谁都可以,人去少了也是浪费。阿伟下周陪婶子一块去游泳,就这么定了」

        「哦,好」

        孙伟胡乱扒拉了几口饭,匆匆结束了晚餐,站起身来,低着头端起碗筷向水龙头走去,但是动作却有几分不自如。显然,他还在为刚才那惊鸿一瞥而心潮澎湃??傻彼叩椒绞缬ǜ笆?,不知是心虚还是紧张,手中一块不锈钢的菜碟竟然「咣当」一声滑落在了饭厅的瓷砖地板上。

        「哎呀」

        就在孙伟慌忙弯腰去拾碟子的同时,面前的方淑莹也蹲了下来,帮助收拾地上的残局。

        本来孙正雷正为刚才妻子胸口走光的事郁闷不已,此刻更是惊诧得将嘴巴张成了个o字型。

        原来,方淑莹蹲下的姿势实在太大方了。毫无戒心的她虽然在蹲下时本能地将双腿略微一合,但这纯粹是下意识的动作,双腿合并的幅度很小,大腿还基本处于张开的状态。而且她可能没有意识到现在身上正穿着黑纱短裙,短短的裙摆因她的蹲下而张得大开,原本就风光迤逦的裙下美景,此刻因她那未能合拢的双腿而显得更加春意盎然

        孙正雷站在侧面的角度,虽然没有看到内裤,但却能清楚地看到妻子大腿根部那淡黑色长筒丝袜的蕾丝上延,如果是孙伟的角度呢孙正雷简直不敢想象,孙伟就蹲在妻子的正对面不到半米处,恐怕此时妻子的内裤已然暴露在他贪婪的目光下了妻子刚换上的内裤时什么颜色的是不是与乳罩同系的红色款式又如何这些问题的答案,恐怕孙伟已经知道了,而身为丈夫的孙正雷却只能猜测了。假如妻子的内裤不幸是蕾丝镂空的款式,那岂不是连她私处最神秘高贵的内涵都被孙伟饱览了孙正雷心念及此,差点就想吐血了。

        「没关系,瓷砖用布擦一下就干净了?!?br />
        大意的方淑莹似乎没有注意到眼前这叔侄俩的各异神态,她落落大方地站起身来,「你比雷叔强多了,他可是经常摔坏瓷盘子的?!?br />
        她安慰地一笑,双颊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几乎令眼前不知所措的孙伟迷倒。

        「好了,我该出门啦」

        她潇洒地一转身,翩翩地走进客厅,从茶几上拿起汽车的钥匙,盈盈地走向玄关,「这儿就拜托你们收拾干净」

        「喂」

        孙正雷好像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望着妻子正要出门背影,他脱口问道,「这么晚了你还要去哪」

        「当然去超市啦,我可不想看着你们下周喝西北风哟」

        方淑莹笑着回头冲丈夫做了一个顽皮的表情,「顺便再去看看雨晴?!?br />
        「雨晴那个优柔寡断的小妮子这么晚了,你大老远跑去找她做什么」

        「去帮她争取权益啊」

        方淑莹一边回答,一边穿上了高跟鞋。半透明黑色丝袜与白色高跟鞋的搭配令孙正雷一阵心动,「现在才七点,不算晚啊前天她家新买了液晶彩电,昨天正平刚出差就坏了。雨晴那丫头面子抹不开,我怕她被商家欺负,得趁三天包换期没过,陪她去卖场讨个公道?!?br />
        「哦那、那你赶紧去吧」

        孙正雷点了点头,赶忙上前将方淑莹推到了玄关边上,彷佛一副很希望妻子立刻离开的样子。如果妻子继续在家里晃悠,天知道她还会在孙伟面前走光几次?;故歉辖舫鋈グ?br />
        「顺便会逛逛卖场,可能晚点回来,迟了你先睡?!?br />
        方淑莹虽然对丈夫的举动有几分不解,但她还是笑眯眯地交代了几句,而后目送着一脸怪相的孙正雷转身回到客厅里去。

        当丈夫的身影消失在客厅的转角处时,方淑莹这才转身换上了白色的高跟鞋,来到门边,站在梳妆镜前踩了踩脚,整了整衣裙。当她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匀称性感的身材和妩媚动人的扮相时,不禁闭上了双眼,大腿不觉轻轻一合,胯部微摆。

        当她再次睁开眼时,对着镜子深深叹了口气,而后婷婷地一转身,拉开了门,在高跟鞋「咔哒、咔哒」的声响中,裙摆飘飘地走出了房门。

        暗红色的凯越慢慢地停在了别墅前。

        「谢谢你,二嫂」

        苏雨晴推开车门,下了车,脸上写满了歉意,「今晚让你白跑了一趟」

        「咳没什么的?!?br />
        驾驶座上的方淑莹大方地冲她一笑,「就当逛逛商场嘛空手而归也是常有的事只可惜让那个专柜经理逃走了,不然今晚肯定能换回电视的」

        「这样的事情还麻烦二嫂,实在过意不去,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苏雨晴拘谨地一躬身,满脸愧疚的神情。

        「我们姐妹间,这么客气做什么」

        方淑莹安慰她道,「正平出差了,你不会开车,住得离市区那么远,有什么不方便尽管说。明天我有空,我们找个时间去把电视换回来,可别放过那些不良商家哈?!?br />
        「可是,不能再麻烦嫂子你」

        「没关系,最近我刚好休假,有时间还不知怎么消遣呢再说,我一看那奸商心里就有气?!?br />
        方淑莹不容她拒绝,「就这么说定啦我们明天再联系哦」

        「可」

        苏雨晴仍有几分扭捏。

        「好啦,时候不早了,赶紧回去吧」

        方淑莹笑着嘱咐道,「一个人在家,门窗关严实点。我先走啦」

        「哦再见。路上小心」

        苏雨晴感激地冲她笑了笑。

        「拜拜」

        方淑莹摆了摆手,升起车窗,一踩油门,汽车缓缓离去。

        苏雨晴一直目送汽车消失在视线里,才转回身来,顺着草地上那条青石小道,婷婷地走到自家别墅的门口。

        走进玄关后,苏雨晴合上大门,将三道保险全都锁上。在弯腰去脱金色的高跟鞋时,她再次疑惑地看了看自己这身绿色的职业短筒裙套装,以及腿上那双黑色的长筒丝袜。

        今晚自己身上的色彩搭配,到底合适不好像淑莹嫂子那样的搭配更合体、更动人吧她在心里问了一遍。

        轻轻叹了口气,苏雨晴换上拖鞋走进客厅,将棕色的lv挎包往茶几上一放,便沿着楼梯朝二楼的卧室走去。也许是因为没有开灯,她并没有看见,原本洁净无瑕的茶几上此刻散落着许多零食的包装袋。

        来到二楼,苏雨晴径直走进浴室设置了一下热水器的温度,而后来到卧室,在衣橱前将洋装上衣、短筒裙和黑色长筒丝袜一一脱掉,披上黑色的真丝睡袍。

        就在她俯身准备将换下的衣物装进干洗袋时,忽然有意个声音从背后传来。

        「夫人的屁股,真是十年难得一见的美臀啊」

        苏雨晴吓了一大跳,赶忙回身一看,只见一个黑影正坐在床上,不断发出嘿嘿的笑声。

        「谁~」

        苏雨晴内心一紧,本能地一问。

        黑影站了起来,此刻窗外的月光正好照在了它的脸上。

        苏雨晴惊诧地发现,那是一个光头陌生男人的脸。

        前传iii妻之耻第二章紫色蕾丝胸罩的**

        次日清晨。

        孙正雷来到他那辆暗红色的凯越汽车前,正要打开车门,忽见一辆银色的本田crv急速驶进了小区,「嘎」地一声急停在他的面前。

        孙正雷吓了一跳,正疑惑间,只见车门一开,一脸怒意的柳薇走下车来。

        今天的柳薇一身白色的洋装套裙,腿套黑色的细网格黑色长筒丝袜,脚蹬白色的高跟鞋。她依然是一头齐耳短发,高高的鼻梁上架着那副黑色树脂眼镜,长方形边框,配上她的柳叶眉,看起来仍是那么干练利索,却也透着几分冷傲。

        「孙正雷,我警告你别以为靠着孙总的关系进了学校,今后就可以为所欲为?!?br />
        柳薇怒气冲冲地对他说道,劈头盖脸、开门见山,丝毫没留情面。

        「恩」

        孙正雷一愣,颇有些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你有本事,会耍手段,这我不管。但请你不要干涉我们」

        柳薇凌厉的目光透过眼镜直射在孙正雷的脸上。

        「干涉干涉什么这是唱得哪出啊」

        孙正雷苦笑一声,随即心有所悟,「我、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好像我们的误会越来越深了」

        「不要狡辩了,你的心思我难道不清楚」

        柳薇冷笑道,「钱松是个老实人,总挨你的欺负和算计。今后请你离钱松远点,也不要在背地里做什么手脚他若出了什么事,我绝不会放过你的我把话撂在这里,你好自为之吧」

        「不是你听我解释」

        孙正雷正想说些什么,可柳薇却已转身回去打开了车门,扭动着丰圆的翘臀,轻抬**,傲然地坐进了驾驶座,而后将车门狠狠地一关。

        「喂这算怎么回事」

        孙正雷无心去细品她那曲线优美的身形,趋步上前还想说话,可柳薇已然方向一打,油门一踩,本田crv猛地一个转身,继而向着小区的大门疾驰而去,只将一阵灰尘喷向孙正雷那呆若木鸡的脸颊。

        「这」

        愣了好一阵,孙正雷才苦笑一声,兀自摇了摇头,转回身来,默默地打开了凯越的车门。

        让这么个冷傲的冰美人误会自己,而且越来越深,实在是件头疼的事啊。

        孙正雷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扣上安全带,右手轻轻一转钥匙,点火发动了汽车,左手顺带将车门一关,脑海中忽然浮现出钱松的影子来。

        这个钱松到底想做什么难道仅仅是一点爱好而已孙正雷将档位拨至行驶挡,松开刹车,轻点油门,脑中仍然疑惑重重。最近总公司和学校里出了这么些匪夷所思的秘事,一定有更深层次的原因,他这么做也是出于无奈。

        大哥好不容易回国两周,可突然行踪怪异起来,难道真的与他们有关杨璐显然慌了神了,这么做虽说有点对不起她,但到了这样的关头,也只能委屈她一下了,说不定能查出真相。

        汽车沿着江边的公路一路急行,孙正雷一路沉思着。

        半小时后,孙正雷将暗红色的凯越缓缓地停稳,懒洋洋地爬下驾驶座,一合车门,还没来得及按下??厮?,刚一转身便看见了别墅前的杨璐,不禁一愣。

        杨璐婷婷地站立别墅门口,默不作声地注视着他,一身黑色紧身洋装套裙将她那饱满的身材衬托得突兀有致,与身后别墅那白墙红瓦以及周围的茵茵绿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除了她那略显阴沉的脸色,杨璐浑身上下的每一个部位几乎都让孙正雷心动不已。

        孙正雷的愣神只有片刻,取而代之的是心底里涌起的一种难以名状的波澜。

        看着杨璐那沉默而郁郁的样子,孙正雷内心一阵莫名的兴奋,虽然良心有些隐隐不安,但他的嘴角边还是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

        故作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孙正雷轻轻整了整衣领,假装硬着头皮走上前去。

        「总算见到你了,忙碌的孙家二少爷」

        杨璐淡淡地冲他露出一丝苦笑,「不,应该是即将上任的孙老师?!?br />
        「我那个什么」

        孙正雷来到杨璐面前,挠了挠头皮,作出一脸无奈而毫无办法的样子,朝四下张望起来,似乎不敢去面对杨璐的目光,「嫂子您还真是执着啊居然找到这儿来了」

        「这两天你都不在家里,也没有到你那些混混朋友那去,所以我猜你可能到这儿来了?!?br />
        杨璐收起做作的苦笑,冷冷地说道,「更重要的是,今天我问过淑莹,她把你的行踪告诉我了」

        「行踪别搞得跟侦破片似的。都找到我那些人渣朋友那去了」

        孙正雷一咧嘴,低头笑道,「看来嫂子为了找到我真是费尽了心机啊」

        「当然,我说过的,我会一直找你,直到你答应我为止」

        杨璐凛然道。

        「想不到平常温柔和蔼的嫂子,竟会变得如此犀利」

        孙正雷轻吸了口凉气,故意将目光转向远处的群山,依然没有正视她。

        「我」

        杨璐闻言微微动容,但很快又恢复了冷峻,「很抱歉,事情紧急,我也是出于无奈。既然你知道我的意图,我也就没必要多费口舌了。给我答复吧」

        「都和你说了多少遍了,这事我不能答应。否则我也用不着躲着你了」

        孙正雷扫了眼她那将洋装撑得鼓鼓的高耸的胸部,咽了咽口水,而后慌张地再次将目光移向别处。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能答应」

        「为什么这事实在是莫名其妙,换了谁也不可能答应的?!?br />
        孙正雷没有转过脸,轻声哼道,「如果是普通的事情,只要嫂子你开口,我立刻就照办,可这件事实在是」

        「我无非是想请你陪我去一趟海南而已」

        杨璐不解地看着他说道,「我不明白,这件事对你来说并不难,明天的机票我都替你买好了,为什么你就不能答应我呢」

        「不难的确,如果是去海南旅游什么的,对我来说确实没有任何难度,完全是说走就走的事。别说一次了,就算陪嫂子去十次都没问题?!?br />
        孙正雷顿了一顿,「可关键在于,为什么非要我和你假扮成夫妻呢」

        「这」

        杨璐默默低下头,「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原因的好」

        「不让我知道原因,嫂子认为我会答应么」

        孙正雷讥笑似的又扫了她一眼,「试问一下,如果某个男人突然说要请嫂子你去旅游,并且要装扮成夫妻的样子,即便你与他比较熟悉,请问嫂子你会答应么」

        「这」

        杨璐闻言一时语塞。

        「不明就里地与你假扮夫妻,先不说去做什么,就算我们什么都没做,只是以夫妻名义去看了趟风光,我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孙正雷苦笑道,「假如大哥知道了,叫我如何向大哥解释如何向淑莹解释我以后还如何面对你们叫我还怎么做人」

        「那你要怎样才肯答应」

        「想要我答应的话,你首先必须告诉我原因,真实的原因」

        孙正雷目光凌厉地盯着杨璐的脸,「这不是闹着玩的事情首先你必须让我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需要我做什么,我才能决定去与不去。凭良心说,我这要求一点也不过分吧」

        「可上次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了」

        杨璐心虚地将眼睛望向别处,双手紧张地握在一起。

        「你敷衍我的那些原因,应该都是假的吧」

        孙正雷轻哼一声的同时,趁杨璐目光转向别处之机,眼睛死死盯住她那在洋装紧束下呼之欲出的饱满胸部,贪婪地辨认着黑色洋装表层上所透出的乳罩的花纹,「呃你不敢一个人去海南,应该不是因为有生病,也不会是因为晕机,更不会是需要什么翻译这些理由实在太牵强了,也就骗骗淑莹罢了。真想让我陪你去,还是说实话比较好」

        「这」

        杨璐眼神慌乱地将头一低,更加紧张地玩弄起自己的手指来,显然内心在做激烈的斗争。

        「去与不去,决定权在你?!?br />
        孙正雷咬咬牙,强忍着**,迈开腿向杨璐身后别墅的大门走去。

        「等一下我」

        杨璐本能地一挪步,挡在他的面前。

        「我还有事呢」

        孙正雷脸上虽然故作出不耐烦的表情,但却停下了脚步。

        「正言他」

        杨璐吞吞吐吐道,「他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了,也没任何消息最近他好像和跃龙中学的几个人走得很近」

        「嘿嘿,这事我倒是有所耳闻」

        孙正雷转回身来得意地一笑,彷佛鼓励似的接过了她的话茬,「学校里那几个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口碑真不怎么样。听说前几天大哥和他们一起去了海南」

        「我早就劝正言不要和那些人混在一起,可他就是不听」

        杨璐身体一震,猛然抬起头来,「最近他的言行也越来越怪,上周又借口到外地和客户谈业务,但我听说他是与学校里的人去了三亚,然后就音讯全无,电话不接,短信也不回,根本联系不上,至今已经五天了眼看着集团里新的股东大会就要召开,准备重新选举总经理,他如果不在,肯定会出大事的所以」

        「所以,嫂子就决定亲自到海南去,把大哥找回来」

        「是的」

        杨璐连忙点头。

        「如果是这样,嫂子你一个人去不就可以了为什么非要拉上我呢而且还必须与我假扮成夫妻」

        孙正雷似笑非笑道。

        「因为」

        杨璐忽然有些难以启齿,「我」

        「也许是因为」

        孙正雷眉头一挑道,「大哥去的那个地方,叫彩蝶幻境吧」

        「怎么你」

        杨璐吃惊地看了看孙正雷,「你也知道那里」

        「哦,略有耳闻吧」

        孙正雷火热的目光在杨璐周身来回游荡着,「因为这个彩蝶在达官显贵和社会上层里实在太

        龙腾手机请访问
  • 学诚法师:心中没有是非 不等于是非不分 2019-07-23
  • 《侏罗纪世界2》《泄密者》今日上映 2019-07-23
  • 陕西首家省级主流茶媒体 2019-07-21
  • 第44届G7峰会在加拿大魁北克不欢而散,付出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达成一份共同性少得可怜的联合声明,本以为最起码保住西方自由世界的一些脸面。不料,文件墨迹未干,特朗普 2019-07-2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7-20
  • 人物丨申加升:2年26次夺冠 95后越野小将的冠军之路 2019-07-20
  • “黑洞”边缘的冥思者 2019-07-13
  • 一带一路网盟官方网站 2019-07-02
  • 《〈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纪念邮资信封》发行 2019-06-14
  • 人民日报人民时评:让安全生产理念成为基本共识 2019-05-23
  • 提线木偶走进高校 让非遗文化在大西安“活”起来 2019-05-07
  • 赵建平当选晋中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5-07
  • 为什么蚊子总喜欢亲你?招蚊子体质大揭秘 2019-04-20
  • 你所说的时候正是四两酒半仙处于姑娘的时候。四两酒半仙说,她俩当年一人一餐饭就要吃一斤半米,你说这亩产够四两酒半仙一年吃吗??[微笑] 2019-04-18
  • 吴燕生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9-04-18
  • 56七乐彩 北京赛车爱玩来彩运来哦 北京室内玩具娱乐场 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20选5 黑龙江时时彩玩法技巧 诈金花技巧教学图解 福彩3d跨度走势图彩宝网 彩票北单是什么意思 江西快三遗漏彩乐乐 半全场冷门推荐 中国体彩快乐十分钟 刘伯温四肖中特料一一 根据生日选彩票软件下载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