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你所说的时候正是四两酒半仙处于姑娘的时候。四两酒半仙说,她俩当年一人一餐饭就要吃一斤半米,你说这亩产够四两酒半仙一年吃吗??[微笑] 2019-04-18
  • 吴燕生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9-04-18
  • 端午假期国内游客超8900万人次 全域旅游见成效 2019-04-08
  • 江西发现湿唇兰带叶兰分布 2019-04-06
  • 公告公示--安徽频道--人民网 2019-04-04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04
  • 【专题】相约上合——风从海上来 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4-01
  • 按需使用、病情好转后即停激素类眼药水没那么可怕 2019-03-22
  •     在天王宝星有各宗门的势力据点。

        正西方有一座天峰被冠以‘神佑’之名,很早时候就被神佑一宗的先人们占据,成了神佑皇外宗弟子在天王宝星的栖息之地,有许多弟子为了方便在这边购入丹品修练,也乐意在宝星修行秘地上投入一些资源材料。

        丘玄佑带着方堃就回了‘宝星神佑峰’;

        强悍的神佑阵封印着整座‘神佑峰’,据说这座大阵的建立就耗去无数奇珍异宝,它的威力非常之大,就是数十位准子联合发动器都不能催破这个神佑封罩。

        这神佑阵蜕变于‘神佑大术’,非同小可。

        方堃把一道神念延伸出去,触及这神佑阵,居然被其反弹,精神异力猛的一个波震,他暗呼一声厉害。

        这封罩就厉害了,精神异力的神念都不能探测进去。

        丘玄佑看到方堃神色有异,便知他动了什么心思,倒是也惊讶于他没有被反噬而伤,倒是说这家伙有些功底,敢探测神佑阵而不被反噬的准子也是姣姣者了。

        好吧,还是太废就好,不然本小姐姐可丢不起脸呀。

        呃,我不是被传染了吧?居然自称本小姐姐?

        丘玄佑在前边走,方堃跟在其后,正好欣赏这神佑一姐动人的婀娜身姿,虽说躯体笼罩在宽袍中,但隐稀可见颀长的玲珑体姿,尤其一双大长腿……

        山门处巡守的几个男女神佑弟子一起上前来。

        “见过‘大准佬’;”

        丘玄佑是神佑宗诸准子中的大佬,久而久知就得了一个大准佬的尊称,但凡神佑宗门人,无不以此相称。

        男弟子们更是一个个面现激f之色,恨不能在大准佬面前狠狠表现一番,若能入其法眼,前途必然光亮啊。

        女弟子们更是把一姐当成偶像,极其崇拜之。

        一路上遇上的神佑门人,都是法子,只是小境界不同罢了,初期境、中期境、后期境的居多,巅峰境的秘传弟子很罕见,而至巅级的‘准子’们更不会轻易露面。

        其实,就是后期境的真传弟子也少,最多的是初期境的‘登堂’弟子,然后是中期境的‘入室’弟子。

        栖息在天王宝星‘神佑峰’的弟子,大多是宝团成员,他们或外雇,或与自己人组团寻宝,总之都是肯冒险的那撮,不过他们经常去的只是‘上古遗?!?,比起远古遗迹来说,上古级的遗迹虽也凶险,但凶险度低的多。

        神佑一宗缺乏攻伐类的秘技,这一点是众所周知的,所以神佑门人们自组的宝团,往往不能胜任寻宝任务,遇上异种生灵,他们是久攻不克,消耗巨大。

        所以,神佑宗的门人,大多出去自己找宝团参与,其它宗门的宝团也会来天王宝星聘雇神佑门人,有了他们祭施的‘神佑大术’,宝团的护御能力将十倍甚至数十倍的提升,所以没有谁也行,但一定要有神佑门人。

        一般来说,三至五人的神佑小团队就可以成为一支大宝团的护御力量,他们联手祭施的神佑大术,可予一个极其坚韧护御法罩,能抵消攻击者60的攻击力。

        这也是神佑门人极受宝团欢迎的主要原因。

        三五人一组的小圈子在神佑峰随处可见,他们都能找到需要他们的宝团,根本不愁没有修行资源。

        走出外面的神佑门人都是很傲骄的存在,只有在比他们更强的同门面前才会表现出谦逊的态度。

        方堃跟在丘玄佑的身后都不知遭受了多少白眼儿,甚至有女弟子悄声说‘这是我们一姐大佬养的小白白’?

        小白白?

        方堃差点没郁闷的喷一口血。

        老子就这么象小白白吗?

        丘玄佑都差点哧出笑,但假装不在意,心下却满舒畅的,对同门小师妹们给方堃一个‘小白白’的绰号很开心似的,大约之前受了方堃的‘气’有些不愤吧?

        只是因为有了姻亲关系,丘玄佑的心态上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她必须得承认这男子是她的‘道侣’了,而从道侣的情意关系上讲,两个人即将成为一体,一荣俱荣,一辱俱辱,甚至强势的丘玄佑心里也有了一种找到倚靠的奇妙感觉,这是以前从未出现过的感觉。

        以前是一个人,很以自己为中心,各种感受也不考虑别人,只要自己能接受便好,现在好象不行了,得要考虑他能不能接受,这既是倚仗,又似一层羁拌。

        从修行的角度上讲,有了羁拌可不是好事,但从修行的难度上讲,两个人一起扛起艰难处境远比一个人要强的多,这一点也必须要承认,所以很难说是好是坏。

        尤其这一次的谈判交易,有点功利性的目地,让丘玄佑的心里不怎么舒服,但总的来说,对方堃这个人还算比较满意吧,他没有一些人的自傲自大,倒是很随遇而安的个性,哪怕被低了几层境界的‘登堂’弟子取笑嘲讽,他也没有恼羞成怒,从这一点来看,此人心胸很开阔。

        有心胸的人才有格局,有格局者才能成大器。

        一路行来,小小的考校让丘玄佑对方堃有了一层新的认识,她骨子里强势的心态也就变的更柔了几许。

        一般来说,女人的强势是为自己加持的一层防护,实际上越强势的个性,内心也越脆弱,她们害怕自己的脆弱暴露,所以她们必须把外表装扮的极其坚强。

        从内心深处来讲,她们更渴望一条强而有力的臂膀让她们倚靠,给她们呵护,因为外表越坚强的她们内心也就越累,但强势不肯认输的性子又叫她们非得坚守阵地。

        刚极易折的道理就是如此,一但折了,再想恢复如初就困难了,信心不是可以轻易再竖立起来的啊。

        所以运气好的能在撑不住之前就找到倚靠的,她们心内还是能够接纳的,如果那一半确实优秀,也更容易获得她们的芳心爱慕,往往她们比任何人都爱的更深沉。

        ---

        从山门到大殿,丘玄佑的心路经历一个大转折,衍生了一种大变化,从不得不接受,至愿意去接受,这是两种不同的心态,无疑这会影响她此后面对人生的态度。

        “小师妹们有些狂妄了,你不要和她们计较……”

        终于,丘玄佑放下高姿态说出这句话。怕方堃对他们神佑宗的弟子留下一个恶劣的印象吧。

        方堃压根没放在心上,‘小师妹们’的心态和看法他还是很能体会的,因为在她们心目中,丘玄佑是神一样的存在,自己这个俗男肯定是不及她的,所以才被鄙视。

        同时她们认定自己是小白白嘛,不鄙视才怪,在她们心目中自己这种吃‘软’饭的小白白比那些靠自己能力奋斗的底层小角色还不如。

        “我和她们计较什么?我又没毛病,”

        “我、我暂时不想宣布我们俩的关系,你看……”

        丘玄佑说出这话多少有些难为情了,一方面是不想同门们笑话自己,一方面也不想自己的道侣被他们笑话。

        她这种心态有点矛盾,但也有遮丑的意思在内,好象两个人的关系是不对等的,若非有幕后的交易,那基本不可能这样的关系,所以想保密在一定的范围内。

        “我无所谓了,只要你开心就好?!?br />
        方堃耸了耸肩头一笑,同样不放在心上。

        丘玄佑微微颌首,见方堃这么‘乖’,心更柔了几分下来,之前替他付丹购买诸珍的一丝怨气也消失了。

        而且负气没有拿方堃赠的那枚丹。

        在她看来,道侣之间就不应该那样了,我的就是你的嘛,你的也是我的嘛,以后就不存在什么等价交易了。

        当然,丘玄佑是这么想,至于人家是不是这么想她也左右不了,她只能叫自己做到这些,不能强求他人。

        方堃很随意的就坐了。

        丘玄佑自己入了上首主座。

        他们刚刚坐定,殿外就入来几个准子,五女二男。

        有一种阴盛阳衰的表相,方堃回想一路从山门到大殿所遇上的神佑宗门人,女弟子们要多过男弟子很多。

        几乎是达到了五比一的比例,五女一男这样的比例算是很大的了,而且就发现男弟子们的地位低于女弟子。

        似乎这是神佑大术这门秘技决定的这一现状。

        护御类的秘技大都是属阴的,以阴柔坚韧之盾力化解刚阳至猛之攻势,暗合以柔克刚的至理在其中。

        神佑大术也的确如方堃推测这般,是一门阴属性的造化大术,所以本源至刚至阳的男弟子修练这门秘技先天上就有了不足,想要修至女子的高度那就要付出十倍甚至数十倍上百倍的努力才有可能。

        方堃何等神锐的观察之力?一眼扫过就没有多少秘密能瞒得住他,何况他的混沌之眼能透彻一切真如本质。

        入来的五女两男大约是神佑峰驻地最强的七位了,他们的修为都是至巅境的‘准子’,尤其五女神色中的傲然和两男的稳重神情是有所不同的,显然女子更具优越性,暗察他们的修为实力,也果然是五女更为高深。

        而这两位男准子的共同特点更阴柔一些,属阴的神佑大术不会把男的给修练成‘太监’那样的角色吧?

        难道说这门神佑大术堪比地球名叫葵花的武学?

        正在方堃思忖时,七人上前参拜丘玄佑了。

        “神佑五仙金玲花、银妙花、紫薇花、碧天花、朱曼花见过大师姐……”

        “神佑双子独孤无求、西方永胜见过大师姐……”

        下首座中的方堃差点就没喷了。

        独孤无求?你是真的太‘监’啊,无‘求’嘛。

        西方永胜?你在影射我们那的‘东方不败’???

        我去,这是俩逗比吗?

        方堃怪异的表情落入丘玄佑的眼里,他哭笑不得的摇了一下头,意思是没什么,你不用管我,我只是想笑。

        丘玄佑能从方堃表情中察觉一些什么,他的目光也正从独孤无求和西方永胜的身‘中’移开。

        呃,这是什么眼神?往哪瞅呢?丘玄佑狠瞪他一眼。

        方堃憋着笑就正襟危坐,垂目如修,假装正经。

        还好正拜见大师姐的两个‘阴人’没看见,不然非得跳起来找方堃理论一番不可,因为他的眼神好伤人啊。

        也不能怪方堃,主要他刚刚启动了‘混沌之眼’,以便验证自己的某些推测,结果让他‘看’到两根小豆芽。

        真的是小豆芽,虽说比起挥刀自‘宫’的做法非常人性化了,但是修练到小豆芽的程度,也的确难为他们了。

        好吧,大约修道之人并不看中这些,甚至有没有也可以,但是合修道侣也一直是更合阴阳至道的选择吧?

        那么,就要归咎于神佑大术了,这是此功法的特性,不然练成小豆芽就是非常明显的残缺了啊。

        ---

        “你乱瞅什么?他们的阴柔之态是神佑功法特性所致的,只要以后修练‘上九重’的神佑正法就会纠正过来,那时候反倒是女子更难精进,因为上九重的神佑功法是属阳的,我们现在修的是‘下九重’属阴的法诀……”

        “哦哦,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会练成阴人呢?!?br />
        “滚……”

        丘玄佑和方堃神念交流,当然不会怕谁截听了去,他们也没有那份能耐,她又给了言一个白眼儿才扭开脸。

        “你们不用多礼,这位方堃道友,与我……相识于天王宝星,因有一些源缘,我们认了姐弟,他便是我弟,你们不可失了礼数,也不能小觑我弟弟,他很强的?!?br />
        丘玄佑把这段话交代了,自己也松了口气,以后就是这般说词了,好象给自己和方堃的关系定了性质。

        还算一个能糊弄人的说法吧。

        “见过方堃道友?!?br />
        七人同时向方堃施礼,只是微微躬身的小礼,这也是看在丘玄佑的面子上,她嘴上说是‘弟弟’,谁知是什么关系???但神佑一姐从未在这方面有过如此不同的表现,莫不是也耐不住孤‘寂’养了一个小白白???

        再看方堃英姿俊逸的外型,个性十足的目眸,十足的一个小白白原型啊,但是没有看出方堃修为的深浅,七人心中也暗自一凛,此人也的确不凡,入得一姐法眼了。

        独孤无求和西方永胜就看着方堃扎眼了,他们眼底有掩饰不住的嫉妒之色,在他们心目中,丘玄佑是不可有丝毫亵渎之念的那种女神,此人真是该死啊,居然……

        下一瞬间,他们双双动了杀机,但眼帘也同时垂下。

        奈何方堃的感应敏锐是超人数级的,虽说他们闭了眼帘把杀机遮住,但他们气势中弥散出的凌利杀气就不能躲过方堃的感应了,甚至是丘玄佑也感应到了异样。

        她心中微微一叹,这二人追随自己已久,内心中有什么的想法,她自然是很清楚的,但说实话,她没有与他们中任何一个结为道侣的念头,因为神佑同门并不适合结为道侣,他们应该找一个攻伐能力极强的道友,与他们的极品护御功法相搭配,这才是天作之合。

        丘玄佑也不仅一次隐晦的暗示过他们,不要再对她抱着那份心思,但这两个人都喜欢钻牛角尖,执着的不要不要的,反正对他们的暗示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今日突然领回一个小白白,倒是叫他们俩感觉是对他们的一种摊牌或‘羞辱’,令他们直接视方堃如仇寇。

        这倒是丘玄佑之前没有想到的,有种弄巧成拙的无奈之感,也不是故意这么做,只不过是巧合嘛。

        他们的这份心,丘玄佑也是能理解的,对他们的这份执着也没办法劝止,你可以不接受人家,但你没权力制止人家‘喜欢’你不是?这种事谁也没辙。

        想要让他们彻底死心,也就只能让他们先彻底伤心。

        ---

        “从师姐是不是领回这个姓方的恶心我们???”

        “我看是,不然以大师姐的心性脾气,怎么可能接受外面那些没品质的劣男?他们根本就是一陀又一陀的屎,拿什么和我们两个天之骄子来比?哼?!?br />
        西方永胜把自己的愤恨神念传达给了独孤无求。

        “不错,只要我们进窥造化境,修成‘上九重’的神佑大术,我们就是这世上最伟大的强者,也只有我们俩个可以互相竞争,别人都不配,哪怕是‘太古神道’的弟子也没有这个资格,那个姓方的小白白,我们要弄死他?!?br />
        “必须死,他必须死,得罪了我们俩,只有死?!?br />
        这两个自以认为是的家伙,在彼此的神念世界中咆哮怒吼着,似乎这天地之间只有他们俩是最强的。

        而方堃轻而易举的就截获了他们的‘神念’交流内容,并且直接传给了丘玄佑,让她也体验一番这两个自以为是的家伙的‘愤怒’情绪。

        丘玄佑大为吃惊,没想到方堃如此厉害,居然有截收别人神念交流的奇异秘技,这是何等修为???

        想想都要战栗,他的真实修为比自己要高一截吧?

        丘玄佑的护御能力堪称这混沌古世的第一,但不等于她是第一准子的修为,虽然很难找到一个可以攻破她神佑法罩的存在,但她也仅仅是在护御方面称尊,却也拿不下对手,太柔无刚,久攻不克啊。

        哪怕是‘太古神道’的大准子,或炽魔古狱的第一准子,丘玄佑都有自信扛得住他们的暴烈攻势,神佑法罩不会被他们攻破,但是方堃的实力让她心生忧惧,对神佑大术的信心也不是百分之百了。

        此人,太有些神奇了啊,居然能截听别人的神念?

        “这件事,我来处理好吗?他们毕竟是神佑宗的出色准子,我也不想因为此事而使神佑一宗受损?!?br />
        “你看着处理好了,有什么不好出面的可以交给我,他们的心态我也清楚的很,你也别一念之仁,却为他们埋下杀身之祸,有些事要快刀斩乱麻的解决?!?br />
        这也算是方堃的‘警告’了,丘玄佑听的出来。

        方堃很是不屑呢,想杀我的人多了,可也不是你们两个这样的货色吧?造化者也无宰我的把握,你们算啥?

        他脸上掠过一丝嘲弄之色,似乎在自嘲。

        其实丘玄佑知道,他是在嘲笑那两个自以为是的神佑准子‘独孤无求’和‘西方永胜’。

        虽然没见识过方堃的手段,但是丘玄佑知道,此人的手段必然是惊神注鬼的可怖,如何能化解这段矛盾呢?倒是值得自己细细思量一番,毕竟他们俩是罕见的神才。

        神佑皇外宗的‘八大准子’就是丘玄佑加上这七位,他们都聚在天王宝星随时参与宝团,他们也都有自己带的小团队,可以应付数个宝团的聘雇需求呢。

        总之,丘玄佑是不想损失了这两个天纵英才吧。

        。
  • 你所说的时候正是四两酒半仙处于姑娘的时候。四两酒半仙说,她俩当年一人一餐饭就要吃一斤半米,你说这亩产够四两酒半仙一年吃吗??[微笑] 2019-04-18
  • 吴燕生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9-04-18
  • 端午假期国内游客超8900万人次 全域旅游见成效 2019-04-08
  • 江西发现湿唇兰带叶兰分布 2019-04-06
  • 公告公示--安徽频道--人民网 2019-04-04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04
  • 【专题】相约上合——风从海上来 上合组织青岛峰会 2019-04-01
  • 按需使用、病情好转后即停激素类眼药水没那么可怕 2019-03-22